捡个总裁回家种田——觅津

   《捡个总裁回家种田》作者:觅津

  文案

  白子安在种田的路上,捡到了受伤的戚昊,没想到他醒后竟然失忆了。

  失忆的戚昊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白子安,从此黏上了他。

  两人努力种田,开起了公司发家致富。

  就在他们日久生情,情不自禁后,戚昊被家人悄悄带走。

  白子安一直在寻找戚昊的下落,肚子也一天一天变大,终于在一次商务宴会上遇到了他。

  戚昊看着眼前虽然有了啤酒肚,但身形瘦削的爱人,将他拥入怀中,“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回去。”

  努力种田·聪明·好学受×失忆·小尾巴·总裁攻

  排雷:后期生子!生子!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子安,戚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发家致富养包子

 

 

第1章 捡个血人

  “安安,早点回来。”一道温柔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院子中的白子安将工具放到车上,拍了拍手上的土,回头朝屋子那边回了句,“知道了。”

  白子安前段时间到镇上看到了一本农业书,发现了可以农作物增产的方法,不知道可不可行,今天准备到地里做个试验。

  所有需要的东西都装好,白子安开着电动三轮车去自家地里。

  他家的地就在靠近后山的地方,离住处不远,转过前面的弯就到了。

  随着车驶近转角处,地上突然出现一抹红色,看上去像是血迹,越靠近血越多。

  转过弯后,白子安看到了血的来源。

  一个人正倒在血泊中,身上绑着降落伞,降落伞被刮得七零八落,破烂地盖在他身上。

  白子安急忙下车查探情况。

  “喂,醒醒。”拍了拍这人的脸,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失血过多,已经失去意识了。

  白子安把降落伞解开扔到旁边,将三轮车后面的东西全部丢到地上,搬着人放到后面,开着车赶紧往家跑。

  这里没有救护车,他们生病只能找村里的大夫治。白子安看过书上说,受伤的人不能随意挪动,但真不挪动的话,等他把大夫找来,这人身上的血都要流光了。

  白子安没敢开太快,山里的道路不平整,太颠簸会让后面的人再次受伤。

  车开进了院子,白子安喊了一声:“妈,快去叫大夫。爸,来帮忙。”

  白源听到声音,慢悠悠地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推车上的血人吓了一跳,“这是谁呀?怎么伤得这么重?”

  “不知道,在路上捡的。”白子安抱起比自己大了许多的人。

  白源迈着不利索的腿脚过去搭把手。

  郭书兰闻声出来一看,地上流了好多血,赶紧跑去村东头找大夫。

  白子安将人放到自己的床上,出去烧了热水,等一会儿大夫来了可能会用到。

  躺在床上的人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但从布料上看,价格不菲,可能他们一年的收成都买不下来人家一截袖子。

  然而白子安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地把衣服剪开,人都要没命了,还管它什么衣服,再说坏成这样也没法穿了。

  这人伤得太重,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淤青就不说了,好多地方划出了口子,血还在往外流。

  白子安给他简单地清理了一下。

  很快,大夫被郭书兰拉着跑回来,进屋后气都没喘匀,又被白子安带到床前。

  “嚯,伤得还挺重啊。”大夫气喘吁吁地说。

  放下诊箱,用白子安早就准备好的水洗了洗手。

  白子安把干净的毛巾递给他,问:“还有救吗?”

  大夫把手放在颈动脉上一摸,还没死,随意地说“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白子安疑惑。

  “我也不知道,试试喽,没准就活了呢。”大夫拿出诊箱中的工具给伤者处理伤口。

  对于大夫这不负责任的结论,白家人都没有说话,他是村子里最好的大夫,如果他救不活,那就没希望了。

  “拉到镇上能救活吗?”白子安又问。

  这毕竟是一条命,能救还是要救的。

  大夫哼了一声,“没等拉到一半就死了。”

  闻言,白子安也不多问,站在旁边给他打下手。

  忙活了一阵,伤者身上的伤都处理好,脑袋上的血虽然止住,但进一步的处理就难办了。

  大夫踌躇了一下,问:“这人是谁?”

  “路边捡的。”白子安回答。

  “啧,怎么什么都往回捡?”大夫奇怪地看了白子安一眼,“不认识啊,治坏了算谁的责任。”

  白源看不下去了,直接说:“现在还管这么多干嘛?人都要死了,不治就完全没有希望,治吧。”

  “这可是你说的。”大夫一边说着,一边让白子安把伤患的头抬起来,“听王大媳妇说,城里的人都可能算计了,才不管你是不是好心救了他的命,找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就讹人。”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郭书兰不信。

  “等你吃亏就知道了。”大夫的语气特别唬人,说得好像真事一样。

  “不会的。”郭书兰相信好人有好报。

  大夫忙着处理伤者的脑袋,没和她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好了,剩下就看他的运气。”大夫直起腰,舒了口气。

  看着被包成粽子一样的脑袋,白子安淡定地问:“什么时候能醒?”

  “等着吧,能醒自然就醒了。”大夫洗了洗手,把工具放回诊箱,“伤在脑袋上可严重了,有大概率会变成傻子,这还算好的,糟糕的就成植物人。这人怎么处理,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临走前交代白子安,“今天晚上一定要看好了,要是发烧就给他敷湿毛巾。要是人不行了,千万别叫我,叫我也没办法。”说完拎着他的诊箱慢悠悠地回家了。

  白子安:……

  大夫确实是没办法,他的水平有限,叫他来也只能是确认死亡。

  一家三口沉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生死未知的人。

  半晌,白源提议,“要不,咱们把他带到镇上去,那里有医院。”

  “可是大夫说走到一半人就得死。”郭书兰否决了他的提议。

  这人伤势挺严重,山里的路不好走,特别是到镇上,有一段路正常人走都困难,别说抬着一个病人了,折腾过去,人真就活不了了。

  “先这样,明天看情况再说。”白子安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

  白源和郭书兰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守了一夜,后面果然应验了大夫的话,这人发烧了,而且烧得特别严重,手放到额头上都能感觉到烫。白子安立刻准备了湿毛巾给他敷上。

  山里没有冰块,白子安到井里打了水,从地下打上来井水还是很凉的,只是放在外面没一会儿就变温,白子安只好每次少打,水变温了再重新打。

  折腾了一晚上没睡,天蒙蒙亮的时候,高烧终于有了降下去的趋势。

  白子安挺不住,趴在床上眯了一会。

  “唔。”

  刚要睡着的白子安听到声音睁开眼,床上的人眉头紧皱,眼睛在眼皮子里转来转去,像是做了噩梦,挣扎着要醒来的样子。

  白子安把毛巾用井水浸了一下,重新放在他的额头上,终于,床上的人又安稳地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我靠美食火遍星际》欢迎收藏~

  灵厨仙尊黎阳,渡劫时被雷劈到星际,穿成被毁容的知名丑八怪。

  恢复容貌还不简单,一颗还颜丹就能搞定。但是,制作还颜丹最关键的草药竟然卖到天价!

  身无分文的黎阳重操旧业,在星际直播美食,赚钱的同时一不小心治愈了精神狂躁症,顺便征服全星际人的胃。

  星际人民:跪求大大直播美食!

  …………………………

  恢复容貌的黎阳一跃成为星际男神,无数人疯狂舔颜。

  记者:请问作为前男神,您对黎阳怎么看?

  元帅:华而不实。

  黎阳:呵。

  #新旧男神王不见王,隔空喊话火‘药味十足#

  大家一直以为两人水火不容,直到某次黎阳直播,镜头不小心拍到元帅。

  星际人民:?

  元帅:……真香。

  黎阳:哼。

  傲娇·灵尊受X禁欲·元帅攻

 

 

第2章 醒过来了

  白子安的身体不好,熬了一晚已经是极限。

  吃过早饭后,白子安睡了一觉,下午醒来精神了一些。

  戚昊一直在昏睡,白源守了他一上午,腿脚不好的他费力地给戚昊打水换毛巾。

  “爸,我来吧,你去休息一下。”白子安接过白源手中的毛巾。

  白源点了点头,慢悠悠地回房间休息。

  白子安看了眼床上的人,睡得很安稳,于是到书架前,准备找本书来看。

  占了一整面墙的书架上,分门别类地摆放着许多书籍,从儿童读物到文学名著,竟然还有各种专业书,其中农业类占了大部分。

  看得出来白子安是个好学的人。他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农业类专业书,坐到床边的椅子上,一边看一边照顾病人。

  这本书上写了很多使农作物增产的方法,除了理论知识外,还有实验后的相关数据。作者将实验中发生的意外情况及解决方法都写在书中,白子安觉得可以试一下。

  看着书中的内容,琢磨着自家地里会出现什么状况,又如何预防等等。

  正看得入神时,床上的人有了动静。

  “水……水。”微弱的声音传来。

  白子安从书中抬起头,将耳朵凑过去,听清了他说什么。

  到厨房倒了点温水,又拿了一个勺子。病人不能喝太多水,白子安只给他倒了一勺,小口地喂下去。

  喝了水后,床上的人再次睡过去。

  白子安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退烧了。看来今天晚上不用守夜。

  下午,大夫拎着箱子过来给他换药。

  大夫拿出听诊器挂到耳朵上,问:“情况怎么样?”

  “昨天晚上发烧,一直用毛巾敷着,烧已经退了。”白子安看着大夫拿着听诊器随意地在病人身上探了两下,继续说:“今天下午给他喂了一勺水。”

  “恢复挺好,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差不多明天就能醒过来。”大夫放下听诊器,感叹了一句,“命真大。”

  白子安深有同感。

  后山那边树多,降落伞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从上面被树枝刮坏的程度来看,应该是从非常高的地方坠落下来,中途撞上了很多树后,才从山里冲出来。

  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人还能活着真的是奇迹。

  “等他醒来,恢复几天能走远路,就可以到镇上的医院去了。”大夫心里清楚自己是什么水平,这么简陋地处理伤口,保不准有什么隐患,要是人有什么毛病,讹上他可怎么办。

  白子安点头。

  镇上的医疗水平肯定比赤脚大夫强多了。有些症状需要专业的仪器处理,大夫这是没有的。

  换完药后,大夫就回去了。

  床上人的头再次被包成个粽子模样,如果是一般人,一定会显得很蠢,可放在他身上却没有。即使是虚弱得面无血色,也能从他深邃的五官中看出,这人长相十分俊朗。

  白子安虽然个子高,但骨架小,五官又比较柔和,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他一直很羡慕这样的长相,显得非常有男子气概。

  越看越养眼,白子安就这么盯着看了很长时间。

  这人的身体素质没话说,当天晚上就醒了过来。

  “爸,妈,人醒了。”白子安激动地喊了一嗓子。

  白源和郭书兰赶紧过来看。

  床上的人茫然地睁开眼睛,眼中找不到焦距。

  白子安凑到他眼前问:“醒了?”

  他的眼睛转了一下,看向白子安,黑色的眸子中映出白子安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有家里的联系方式吗?”白子安问。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脑中想答案。

  白源有些担心,“难道脑袋撞傻了?”

  郭书兰看着眼睛睁着,一脸茫然的人,不确定地说:“会不会还没缓过神来。”

  “你叫什么名字?”白子安放慢了语速,给他反应的时间。

  “戚……”声音嘶哑,像乌鸦叫声一般难听。似乎是诧异于自己的声音,他顿住了。

  “七?在家排行老七吗?”白源问。

  他艰难地摇了摇头。

  “不是?那你叫什么名字?”白子安又问了一遍。

  “戚……”他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思考,半晌才道:“昊,……戚昊。”

  “戚昊。”白子安念着他的名字。

  戚昊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你的家住在哪里?”白子安又问。

  戚昊看着他,想了半天后摇头,他想不起来。

  白家三口对视了一眼。

  “这是几?”白子安伸出两根手指。

  “二。”戚昊的回答迅速,完全不用思考。

  “这是什么?”白子安拿起手边的书问。

  “书。”戚昊毫无障碍地说。

  问了一些常识后,白子安突然问:“你的父母叫什么名字?”



  戚昊张了张嘴,仿佛名字就在嘴边,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拧着眉,在脑中搜寻答案。

  一分钟过后,戚昊的表情变得痛苦,他无力地抬起手捂着脑袋。

  “不要想了。”白子安打断他的思绪。

  戚昊头上的伤还没好,人也刚清醒,不易于太费神的思考。想不起来就算了,身体最重要。

章节列表

上一篇:被我抛弃的学渣大佬找上门了——郎总 下一篇:深处有什么Ⅱ——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