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撩女装影帝[娱乐圈]——月下桂花酒

   《错撩女装影帝[娱乐圈]》作者:月下桂花酒

  文案:

  高中时,钟晚错将某位豪门贵少当成贫民窟出来的可怜柔弱女孩子,每天从自己微薄的生活费中省出钱来给“她”买早餐,给她送课本,捧着一颗真心对她好。

  结果,这颗真心只是这位豪门贵少无聊时的消遣。

  七年后,钟晚学乖了,无论那位影帝怎么做,始终不肯相信他。

  明予礼(紧紧抱住钟晚):老婆,原谅我好吗。

  #当年虐妻一时爽,后来追妻火葬场#

 

  文案二:

  如果能回到七年前,钟晩真想打死那个男女不分,错把草当成宝的自己。现在,他真想打死这个从明予礼床上爬起来的自己!

  钟晩(面无表情):明先生,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明予礼(勾唇):亲爱的,昨晚你主动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钟晩(咬牙切齿):那还不是你又穿女装勾引我!

  明予礼:哦~昨晚是谁喝醉了抱着我不放的。

 

  关键词:豪门世家;娱乐圈;情有独钟;甜文

  注:1、优雅温柔腹黑俊美攻 x 脸可爱唱歌超棒单纯软萌受

  2、前提背景:攻因为家人,一年女装一次,结果被受一见钟情。

  3、攻宠受,1v1,he。

  4、甜甜甜苏苏苏苏暖暖暖,娱乐圈背景。

  一句话简介:明影帝花式追妻的一百种方法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明影帝

  钟晚抱着漂亮女生倒在床上,进行到最后一步时,那模样优容慵懒的女子笑着脱下自己的黑色修女服。

  钟晚惊讶得看着她比自己还要大的地方,说话结结巴巴:“你怎么......你怎么.......”

  少女低笑道:“亲爱的,难道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种生物,叫女装大佬。”

  “玲——”

  钟晚一下子从梦中吓醒,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七年了,他还是没能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

  做了这种令人致郁的梦,钟晚愤愤咒骂了两句,下床走出房间。

  他目前和表哥纪澜一起,租住一套一厨一卫的二室居。H市经济繁荣,寸土寸金,想住的不那么偏僻只好牺牲个人的享受。好在他和表哥纪澜都不是金贵的人,房子小一些破一些,修补修补也能住。

  再说,当年他和表哥纪澜初到H市,人生地不熟,两个人加起来身上不超过一千块,住过比这还要差的廉价出租,一度为了赚钱去工地搬砖。后来表哥机缘巧合进入娱乐圈,又为他在一家影视公司找了份管理杂事的工作,他们的生活水平这才逐渐好转。

  钟晚在梳洗台前挤牙膏的时候,恍惚得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如果纪澜表哥没有因为捅了那位杜少爷被送到警察局,如果他没有招惹那个人,他们是不是就不用背井离乡,害怕被那两个人找到,躲在陌生的城市过得这样辛苦。

  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与其苦恼那么多,还不如过好眼下的生活。好在纪澜表哥拿到了一部电影的主演机会,还是名导演,如果能火,纪澜表哥在娱乐圈三年,终于能熬出头了。

  至于他自己,他并没有纪澜表哥那样的演戏天赋,现在能跟着纪澜表哥在娱乐圈混口饭吃,已经很高兴。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走出那个混蛋带给他的阴影。然后.......

  正想着,便接到他妈打给他的电话。

  钟晚的妈在电话里交代他今天相亲的事可不能忘了,要是不错的话,就定下来吧。

  “妈,我才二十三........”

  “二十三还小吗!我们村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农村妇女洪亮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钟晚忙说时间快到了,他要出门了。他妈在挂断电话前,还不断咕哝:你这娃子又没啥文凭没啥本事,好端端的,非要跟着纪澜去H市闯,真是不听话。

  钟晚想,他这不叫闯,叫逃难。

  逃某个混蛋的难。

  尽管事情已经过了七年,那件事带给他的阴影和刺激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少。否则他也不会整整七年都不敢和女孩子交往,看见女孩子,第一时间想的是.......

  “这就是我的要求,你觉得怎么样。”

  西餐厅里,对面坐着的女生穿着一身短裙,面貌虽扁平,化了妆后也有几分可爱。

  “哦.........”

  她刚刚说得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五险一金?有车有房?

  听到钟晚的回答,女生笑了起来,说:“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因为七年前的事,导致钟晚一看见女孩子就紧张,他握紧沁出汗的手心,小声道:“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真的不是女装大佬吧。”

  立刻有一杯水迎面泼来。

  “你这个混蛋!”

  女生捂着自己飞机场的胸,哭着跑走了。

  第十次相亲,失败。

  钟晚拿餐巾擦自己脸上滴滴答答淌下的水流,咬牙切齿地将害他这么多年来不敢和女孩子交往的“罪魁祸首”,在心里咒骂了一遍又一遍。

  抬头,“罪魁祸首”的脸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张巨大的海报,贴在市中心最显眼的位置,巨幅海报下还围了不少犯花痴的少女。海报是某衣服品牌的广告,上面的男人五官俊朗出众,有一头充满光泽的茶色微卷头发,坐在一张藤椅上,穿着一件居家的蓝色毛衣,姿态慵懒而又优雅,唇边永远挂着一抹懒洋洋的笑意。

  明予礼,刚拿下国外金像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新晋影帝,风头正劲。又凭借其出众的外表,成为时尚界和广告界的宠儿。

  钟晚忍不住腹诽,这个混蛋干嘛放着豪门少爷不当,非要跑去娱乐圈演戏,还混得那么成功。

  害的他现在被迫每时每刻面对他的脸,躲都躲不了。

  “我家少爷好帅呀,越看越帅。”

  “就是,明明是豪门少爷出身,本人一点架子都没有,那么温柔,演戏还棒。这样的少爷怎能不爱。”

  钟晚在旁边听着,在心里“呸”了一声,明予礼温柔,这可真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转念想想,如果明予礼不是这样的擅长伪装,高中时期的他又怎么会把他当成从贫民窟出来的可怜女孩子。

  以为是等待他拯救的少女,结果人家是披着女装皮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

  这样看起来,如此擅长玩弄人心的明予礼不进娱乐圈才叫可惜。

  起身的时候,餐厅服务员拿着账单走过来,钟晚接过账单一看,看得他心惊肉跳,没想到两杯水,几盘糕点这么贵。

  男服务员笑着说那不是水,是一种鸡尾酒。

  钟晚吐吐舌头,难怪他喝完觉得头有点晕晕的,不过味道不怎么样,那些糕点他自己就可以做,而且一口也没落到他肚子里,真亏!

  但是和人家女孩子见面,说要在这里见,他也不好意思说不。只好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递过去。

  结完帐后,钟晚拿着空荡荡的钱包,脸苦了下来。

  他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

  接起来。

  “小晚啊,你怎么还不来,全剧组都等你那。”

  中年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埋怨和着急。

  钟晚小声嗫嚅:“蒋叔,我今天不是请了假........”

  为了今天的相亲,他特意向剧组请了半天的假。

  “你请假了吗,没人和我说呀。算了,不管了,你先赶紧过来”

  被钟晚称为“蒋叔”的男人急道:“负责道具的小李不知道死哪去了,现在道具锁在道具间拿不出来,演员在摄影棚干耗着,导演发了好大的火。道具间的钥匙你有的吧。”

  得到钟晚肯定的答案后,男人忙道:“你快过来把道具拿出来。”

  “好,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钟晚匆匆离开西餐厅,来不及换下相亲穿的正式西装,便往地铁站跑。

  进入地铁的刹那,他鬼使神差得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巨大的海报。

  海报上的男人相比起七年前,轮廓更深邃俊朗,眉目间多了几分稳重。

  唇边的笑意却是一如既往的,慵懒而又薄凉。

  坐在藤椅上放松身体的姿态懒洋洋的,却又带着一分养尊处优的贵气,深蓝色的居家毛衣穿在他身上,便是最好的衣架子。

  站台间行人流水,几乎每个人都会在经过那张巨幅海报时,忍不住抬头看一下那上面的男人。

  明予礼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天生光彩夺目,像磁铁一样吸引人的眼球。

  尽管在心里唾骂了这个混蛋一万遍,钟晚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这张脸,天生该在镁光灯下大放异彩。

  ******

  好在他相亲的地方离影视基地不远,坐了半个小时的地铁出A站口,走上十分钟便到达某著名影视城。

  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在影视棚前急得冒汗,看见钟晚过来,赶紧和他去取道具。

  钟晚拿钥匙开了道具间的门,一车刀、锤、剑等古代兵器被拉出来,那中年男人终于松了口气,说:“你快点把这些道具送进去吧,演员等着用。”

  “我一个人怕忙不过来.......”

  “没事,等会我找个人来帮你。该死的,小李怎么还不来.........喂,小李,你他妈的去哪了!”

  中年男人对着手机,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钟晚只好一个人推着一车沉重的道具进入影视棚,为了尽快将道具送到演员手里,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推着板车在影视棚里飞奔,没想到板车在影视棚光滑的地面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飞驰,他控制不住力道拉都拉不住。

  “闪开啊——”

  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围在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身旁,那男人被众人挡去了面容,看不清是何模样。只看见一向脾气火爆的导演,眼高于顶的当红小花和小生,此刻都像孙子一样,讨好得围在那人身旁。

  事故发生的一刻,所有人都迅速躲开,钟晚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大地,等来的却是周围倒吸一口冷气的抽气声,以及诡异降低的气压。

  “明少爷!”

  “明少爷,您有没有怎么样!”

  “天啊,您的手受伤了,流了好多的血!”

  一群人慌慌忙忙地冲上前,扶起被板车撞到的男人,那男人的手在急剧的冲撞中被板车上的刀伤到,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渗出来。

  导演看见明予礼在自己的影视棚受伤,心急得不得了,对着钟晚就是一顿怒吼:“你他妈的眼睛瞎了啊!没看见这里有人!”

  那些个当红小生,小花们无不狠狠瞪着那个穿着一身廉价西服,头发乱糟糟的家伙。

  钟晚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人的白眼,他却浑然未查,全身僵硬得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男人。

  这么近的距离看,那男人的脸原来比海报上还要出色俊秀,茶色的头发熠熠生辉,已长成男人的宽阔肩膀和劲瘦腰身,高级定制的西装裤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身上的贵气和优雅与少年

  时代的明学长别无二致。

  “明少爷你放心,我这就把这个人开了,您手受伤了,要不要到.........”

  导演看见明予礼走来,点头哈腰。

  话未说完,被那优雅俊秀的男人完全无视。

  明予礼看着钟晚,微微一笑,道:“你没事吧。”

  钟晚先是一愣,再看他一副像看陌生人的样子,恍然大悟。

  像明予礼这种人,怎么可能还记得他。

  “没事.......”

  他低头小声道。

  “以后做事要小心,剧组人多,容易出事。”

  悦耳优磁的声音缓缓响起,换来一众人对他更加的崇拜和爱慕。明予礼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完全没有大少爷的架子,被那种人撞到,也能脾气好到一点都不计较。

  明予礼都不计较了,导演也乐得送一个人情,催促着钟晚,“还不快向明少爷道谢!”

  钟晚低头,咬着自己的唇。

  “钟晚,还不快点!”

  “没事。”

  对于钟晚异常的沉默,急得导演真想上前敲敲他脑袋,明予礼都不计较了,他还使什么性子,再说了,他一个搬道具打杂的小子,有什么资格在明予礼面前使性子。

  奇怪,钟晚以前不是这样的。

  导演使劲瞪着钟晚,见他始终没反应,只好作罢。在明予礼身旁点头哈腰道:“明少爷,您手受伤了,先去休息室处理一下吧。”

  导演一说完,围在明予礼身旁献殷勤的男男女女忙抓住机会,说要陪他去,几个人甚至为此有了摩擦。

  明予礼转了转自己的手,懒懒笑道:“我就不耽误愈导拍戏了。”他的目光来到孤零零站在一旁的娃娃脸男生身上,“可以陪我去吗。”

  “我不要.......”

  “应该的应该的。”

  钟晚急了,忙说他还要发道具,导演哈哈笑着说发道具谁都可以发,陪明少爷的事要紧。

  推着钟晚出去。

  钟晚看着明予礼,尽管是他主动说要钟晚陪他去,他脸上却找不出一点异样,看他的目光很平静,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唇边挂着招牌式微笑,慵懒又薄凉。

  钟晚松了口气,心想也许真的是明予礼不想打扰导演拍戏,所以才拒绝那些明星陪他去。

  这个人已经不记得他了,别怕。

  ..........

  一众人失望得看着明予礼带着那干杂活的小子离开,其中一个女郎若有所思道:“说起来刚才那辆板车撞过来的时候,明少爷明明可以躲开的。”

  她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察觉出不对劲,“也对哦,刚才明予礼被我们围着,我们都躲开了,他怎么会躲不开。而且.......好像是他自己撞上去的。”

  另一个头上插满了古风钗子的女人好笑道:“你傻了,明予礼干嘛要主动去撞那辆板车。”

  “也是........”

  导演喊“准备”的声音传来,几个穿着古代戏服的当红小花互相看一眼,狐疑道:“........难道是为了保护那个钟晚。”

章节列表

上一篇: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甜甜甜饼 下一篇:被我抛弃的学渣大佬找上门了——郎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