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甜甜甜饼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

作者:甜甜甜饼

内容简介:

本文将于四月28日开v,谢谢支持。

开学考试考不好,会被自家老子打死的丁柳云,铤而走险地抄了又高又帅的转学生贺沈试卷。

贺沈认真说:我是学霸。

成绩出来,丁柳云倒二,贺沈倒一。

丁柳云:(╯‵□′)╯︵┻━┻

细皮嫩肉的丁柳云挨了自家暴发户暴脾气的老子狠狠一顿揍,表示,不让贺沈哭着喊自己爸爸,他跟贺沈姓!

*

打架前一天晚上,丁柳云梦里,他以后和贺沈在一起了。

对方打完篮球,一身汗,澡也不洗地把自己压在身下亲。

粗声粗气:“艹,叫老公!”

丁柳云:Σ( ° △ °|||)︴

丁柳云表示:这不应当。

——小剧场——

聚会上,贺沈看着自己的对头丁柳云老是输,喝醉了酒不想受惩罚,当着众人面抱着自己不撒手。

声音清亮又甜又腻地地喊自己老公,哭着说不想再喝了。

心想,这贼他妈的可爱!!!!

作者有话说:↓

骚气学霸富二代攻X怂浪健气暴发户受。

受是小天使,嘴硬心软,敲级甜!

 

【全文阅读】

 

1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老公

甜甜甜饼/晋江文学

————————

“丁柳云,23分。”

“下降了,记得拿回家签字。”

丁柳云双手颤抖地从老师手上接过开学模拟考的试卷。

“是不是暑假玩疯了?”老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了丁柳云一顿。

而丁柳云想杀他那个新同桌的心都有了。

海港九中每学期开头会举行一次模拟考试,以对学生的假期学习情况小做总结。

他一脸菜色地往最后一排,他的位置走过去。

班上人多,座位是双排,丁柳云停住脚步,猛地地踹了同桌桌子一脚。

哐的一声,桌子摇了摇,头埋在臂弯中的男生抬脸,浓密的眉毛英挺,弯了弯薄唇,冷漠地看了丁柳云一眼。

“贺沈!”老师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语气有些不善。

“16分。”

男生起身,挪开位置去拿试卷。

贺沈,十六分,全班最低。

丁柳云在听到贺沈的分数之后,脸色变化,五味杂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贺沈拿到试卷之后,回到位置上,对气鼓鼓的同桌说:“给你垫底了,不用谢。”

他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带着变声期的沙哑,说着欠揍的话。

丁柳云咬牙切齿地说:“我谢谢你大爷啊。”

开学那天。

贺沈穿着海港重点一中的校服转学过来,重点一中的招生要求特别严格,以分数定生死。

能考进去的,都是学霸中的战斗机。

因为学习压力大,或者父母工作调动,一中每年都会有学生转出。丁柳云对于这一点这并不奇怪。

贺沈穿着一中校服,里头搭配了一件白色T衫,脚上套了一条黑裤子,脚上踩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人高马大地站在讲台上,双手插兜,双肩包单背着。

正在临时抱佛脚,疯狂看书的丁柳云歪头看了看,转学生那鞋子上面还沾着几滴五颜六色的油漆。

丁柳云根据已知条件,判断出,这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学霸,家庭无力承担一中的学费。

从而因为九中对外尖子生学费全免,除国家助学金之外,还附赠高额奖学金的人才招揽计划,带着一颗赤子之心,来到新学校。

当时的丁柳云看贺沈的眼神,左眼是学,右眼是霸。

在老师给转学生找位置的时候,十分积极地推荐了自己身旁。

在一个小时后的开学考试过程中,丁柳云成功地和冷漠的转学生认识,并约定好学习中“互帮互助”。

并且在开学考试中,二人也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贺沈在变声期,声音低沉沙哑,不爱说话,但在考试结束后,一脸正气地如此对丁柳云说:“我是学霸。”

丁柳云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

如今发试卷,丁柳云恨不得一石头砸死这个混蛋!

“学霸”同学一本正经地说不用谢,丁柳云火气蹿到了头,涨红了一张脸,平时眯起似猫的眼睛,此刻睁大成了杏眼。

圆溜溜的。

贺沈打了一个哈欠,将试卷反面垫在桌子上,趴了上去,侧头眼神带着笑意,看着丁柳云。

“摸着良心说,我真是学霸……”

丁柳云猛地一拍桌子,砰!

“你还敢说!”

“丁柳云,你发什么神经呢?!越考越差,你对得起家里人吗?出去站着!”老师被动静吓了一跳,呵斥人。

丁柳云猛地把凳子拉开,出去之前,小声威胁贺沈:“我和你没完!”

说完,老老实实出去罚站。

贺沈趴在桌子上,看着丁柳云赌气的样子,眼神饶有兴趣,目光落在对方身上。

九中的夏天校服是短袖,裤子没做要求,只一点,黑色就行。

丁柳云穿着一条宽松休闲短裤,踩着一双白色球鞋,露出纤细的脚踝。

一双又细又白的长腿,一个男生腿上愣是没腿毛,白白嫩嫩地比女生都好看。唔,人也长得好看……

那天,考试的时候,丁柳云座位在自己后头。

对方拿腿轻轻踹了一下自己,声音清脆,语气自来熟到不客气:“喂,选择题答案告诉我!”

这样的语气,活该。

贺沈想到这里,侧头打了个哈欠,看了看窗外。

自己这个叫做丁柳云的同桌,还真是老实本分,站在门口,就跟一棵小白杨似的,挺直消瘦。

呵~

讲台上,老师开始讲题:“仔细听了,错了的给我改掉,等会检查!讲过还错,错几处就把这张试卷抄几遍!”

贺沈提笔刷刷刷地写完,抬头看了看,老师还在讲第四题。

把笔随手扔在桌子上,贺沈打了个哈欠,把桌子前的书叠高,头枕着试卷开始睡觉。

*

丁柳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拿着试卷回家的。

他是单亲家庭,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和人走了。作为最小的孩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二姐。

父亲做生意,之前一直没赚到什么钱,后来运气好,成了暴发户。

便将打小生活在农村奶奶身边,已经读初一的小儿子接到了城里。

丁爸爸年轻时候,因为贫穷辍学,加上当初的妻子嫌弃他是个没文化的乡巴佬,所以他对孩子的成绩格外有执念。

丁家就一个丁柳云还在读书。

忙碌了一天的丁父的试卷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目光可以戳穿纸面。

丁柳云站在宽大的别墅一楼大厅,感觉四面透风,双腿打颤:“爸,老师说签字……”

“我打死你个龟孙算了!越考越差!”

丁父火冒三丈,抄起拖鞋就开打。刚刚回到家。

“你哥你姐都没在,没谁来救你小兔崽子。”

丁父下手没轻没重,挨了一顿开花打的丁柳云回到楼上休息,都只能趴着。

他越想越生气,给兄弟私人小群发消息,说这件事情。

“不打那姓贺的,我出不来这口气。”丁柳云的朋友,和他自己不是校园小混混。

不过小团体,自然是会被别人恐惧。

丁柳云人缘不错,班上好几个男生和他关系好,建了小群,说一说青春期的躁动,谈论女生。

很快大家都回复了消息。

“卧槽,那姓贺的小子蔫坏啊。”

“你没看出那是错误答案?”

丁柳云恶狠狠地回答:“我没复习,这次的题目难,那小子长得太像个学霸了!而且,还是重点一中来的啊!”

“估计在海港一中是个刺头,做了什么坏事,被劝退了吧。”

丁柳云一听:“那就更应该打了,这种人,估计坏心思一堆。”

一群人约好了,就着两天观察下贺沈的行动规律,找机会把贺沈堵了。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还不招惹一身骚气。

贺沈这种人就是讨打!

丁柳云美滋滋地关掉了手机,打算翻个身,挨着了屁股上的伤,疼的龇牙咧嘴,一双眼睛沁出泪光。

“贺沈,我们走着瞧!”

※※※※※※※※※※※※※※※※※※※※

日更,日更,看我专栏,没有一篇文不是日更哒!日六日万完全不在手下,所以放心入坑吧!

求收藏。2333

————————

————————

新文求预收《不结婚就违法》

成年不结婚就违法。轻松向,一根筋直男暴君攻x健气妖精受。

从小魂穿,刚刚成年的林落函,被婚姻配对系统,强制分配了一个对象。

林落函看着又高又帅又温柔又体贴的男人,头上的貂耳幸福地摇了摇。

生熟稳重的男人说:“为了人类繁衍,三年抱两,基本操作”

林落函:???

*

&

婚姻配对系统提议,一阵嘘声和骂声中,暴君力排众议,强行通过。

“作为生育者,没有生育能力是她/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我坚信系统会根据情况,匹配最合适你我的伴侣!”

之后,暴君的第一次匹配,配偶性别为一名名为“林落函”的男性。

但全帝国人都知道,他不弯。

唔……

嘿,坐等离婚~

 

2

睡的迷迷糊糊中,丁柳云不舒坦地一个翻身,压着了屁.股上的伤口,哎呦叫了一声。

“贺沈,我艹你大爷啊。”

丁柳云蹙眉,不适地眯起眼睛,入眼天花板的装潢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样,他有些懵。

睡懵了?

门吱嘎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丁柳云下意识闻声转头,从沙发上滚下来,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贺沈穿着白色的t衫,满身大汗,衣物黏在衣服上,露出衣服底下健硕的身材。

他若无其事地穿过客厅,停在了餐桌前,抬手,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冷水,仰头,喉结上下,咕咚咕咚喝下去。

丁柳云有些懵,面前的人就是贺沈,只是好像高了不少。

丁柳云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嘶!!!!

疼!

“贺沈你在我家做什么?!”

“我打篮球回来。”

贺沈斜眸看了一眼,表情平淡:“不是不舒服吗?烧糊涂了。”

说着贺沈澡也不洗,不断地逼近丁柳云:“我摸摸你额头,是不是烧厉害了?”

对方身上的汗味,直扑扑地往丁柳云脸上扑。

朝着沙发上,往上窜,牵扯到了身后的打伤,倒吸了一口凉气:“烧你大爷,我是屁股疼。你离我远点,你身上全是汗味!”

丁柳云一脸的嫌弃。

啊啊啊啊,现在自己肯定是在做梦吧,为什么做梦会梦到贺沈这个王八蛋?

贺沈长哦了一声,声调长而平稳,眯着眼睛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你在家里窝着都快发霉了!”

贺沈仔细看了看,抬手,就往丁柳云白白嫩嫩的脸上捂了一把汗。

“感受一下青春的味道。”

贺沈刚刚运动回来,浑身跟个暖炉,靠着他,丁柳云被蹭了一身汗,不自在,连带着身子温度往上爬,涨红了一张脸。

自己莫非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考试被贺沈坑骗了一次,梦中也被压。

丁柳云吸吸鼻子,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贺沈。

他吃□□了,还是吃醋了?

贺沈愣了愣,看着丁柳云红着眼角看自己,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一双猫眼发怒了,圆溜溜的杏眼带着水汽,老是这般勾自己。

贺沈冷不丁地将丁柳云压在身.下,抬手揉捏了一把丁柳云的脸蛋,咬牙恶狠狠地说:“叫老公。”

等等。

丁柳云:你特么说什么???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翌日。

丁柳云一瘸一拐地从楼梯上下来。

丁家的帮佣阿姨,看见了,连忙问:“小少爷,昨个老爷除了打你屁股蛋,还打你眼窝子了?小少爷做噩梦了吗?,早上叫的那么大声?”

丁柳云眼底下满是青色,一对熊猫眼,乍一看和挨揍没什么两眼。

丁柳云恶狠狠地磨磨后槽牙,他和贺沈势不两立!

要不是自己从床上摔下来,就尼玛的……

都是一把伤心泪。

与此同时,丁柳云也陷入了对自身的怀疑中。

他扯了扯嘴角,为什么会做那种发毛的梦,梦中的贺沈明显长高了不少……

“现在已经够高了,为什么他还要长!”丁柳云抱怨。

梦中的贺沈叶褪去了少年气息,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可惜不是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

丁柳云吃早餐的时候,恨不得将口中的面包当做贺沈那个混蛋,撕碎了,一口一口吞下肚子去!

丁柳云自认根正苗红,从来不会参与群中的黄色笑话。

从小在农村奶奶身边长大,丁柳云的观念相对死板,也严格恪守男女有别这四个字。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第一个和自己亲密接触,竟然是个男人!!!

要不是自己醒的快……

丁柳云一脸发蒙地去了学校。

司机只送到校门口,丁爸爸认为儿子就应该穷养,于是丁柳云撅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到教室里。

大家都知道丁柳云虽然平时和人拉帮结派,但是他爸管得严。

上次考试打23分,他打低分,他爸打他。

意料之中的事情,丁柳云的几个好友,环顾四周瞪了一眼,没人敢出声笑话。

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倒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贺沈,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看。丁柳云披着宽大的校服,裤子却有些短,加上腿长,校服搭下来只露出一点裤尾。

显得一双腿,又细又长又直。

贺沈眯眯眼,小同桌脸长得白白净净,腿也挺好看。

丁柳云原是心不在焉,一看到贺沈看着自己,心中一阵发怵。梦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一下子就炸毛,抬手按住了贺沈的书:“你看什么呢?”

贺沈早上声音越发低沉:“我在看书。”

像极了昨晚上,梦中人压在自己身上,说骚.话的时候。

章节列表

上一篇:胖子逆袭迎娶高富帅——紅桃九 下一篇:错撩女装影帝[娱乐圈]——月下桂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