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沉酒里+番外_袂浅如卿

《青山沉酒里》作者:袂浅如卿

文案:

你烫一壶酒,独酌于山清水阔,

我点一盏灯,守你至huáng泉碧落。

世人说你,

文采斐然计无双,风华绝代自轩昂。

白衣雅致倾天下,智囊一出定四方。

却无人懂你,转身而过刹那间的落寞。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江畔故人撑舟来,疏影清浅羡别鱼。我以后唤你小鱼可好?”

“好啊。”

“小鱼,你愿意跟我走吗?”

“去哪里?”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在哪里?”

“只要心怀希望,处处都是桃源。”

“师父,扶晚岛上的桃花又开了,你看到了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yī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别鱼(苏沉酒) ┃ 配角:容云斐(江扶衣),苏明澈,周文奕,沈霁月,萧连祯,温澜 ┃ 其它:情深至死不渝,师徒nüè恋

楔子

“婆婆,今儿我们学什么呀?”小松端端正正地坐在小凳子上,眸子亮晶晶的。

“今儿我们来学《山有扶苏》。”我坐在桌案前,摊开一张白纸,提笔蘸墨,微一思索,便挥毫写下。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我一边写,一边轻轻念道。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小松也摇头晃脑,跟着我念了起来。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我又继续念道。

突然起了一阵大风,将桌案上的几沓纸chuī的遍地都是。我一惊,搁下笔,颤悠悠地起身欲去捡。

“婆婆您别急,让小松帮您去捡。”小松忙站起身来,飞快地去捡起散落地上的纸页。

“哎,好孩子!”我一低头,却瞥见了脚下不远处静静躺着一张泛huáng的纸页,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我缓缓弯下腰,去够那张纸,却总也够不到,到底人老了。

“婆婆,我都捡回来啦!”小松抱着一沓纸,放到桌案上,兴致冲冲地说道。我冲他点了点头,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啊。

“咦?那边还落下了一张?”小松视线一下移,便看到了刚刚我怎么都够不到的那张纸。

到底是七八岁的小孩子,身子敏捷,他飞快地将那页泛huáng的纸捡了起来。他因好奇,翻转过来看了看,随即,一张小脸上满是错愕的神情。

“婆婆,这?”小松上前递还给了我,我眯起眼睛,待看清那上面的第一行字后,泪不自觉地就流下来了。

“曾几何时,我的心里悄然住进了一个小姑娘……”

“哎呀,婆婆,您别哭!您别哭呀。”小松乍一见我这个样子,也不知所措了,他上前笨拙地用衣袖给我擦拭。

“婆婆,您别难过啦,这不是还有小松在嘛。小松会一直陪着您的!小松给您唱歌吧,您听了肯定就不会难过了!”

“月儿圆又亮,小舟莲花dàng,我的小姑娘,脸上笑轻扬……”

这是我教给小松的,多少年前,曾经也有个人,在我耳边,轻轻地哼着这首小调,眼中漾着无限柔情。

只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婆婆……”小松怔怔地看着我,似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松,你想听婆婆给你讲个故事吗?”我拭gān泪痕,一脸平静地说道。

“好啊,小松最喜欢听故事了!”小松立时就开心起来了。

“这个故事,要从约莫五十年前说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隔了好久,终于再次决定开文了

这是我的第一篇古言,准备了挺长时间,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它写好的!

开头写了好几个版本,最后还是决定用这个版本,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关于人称,也纠结了好久,最后我还是想试试第一人称

嗯,就这么开始吧!

第1章 苏姑娘初进家门1

鸿和二十三年七月二十,汴京城。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万里无云,天边澄澈碧蓝,偶有飞虫翁鸣着飘过。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辆极为宽敞的马车上,透过半敞的帘子,打量着外面的场景。

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摩肩擦踵,每个人都翘首以望,神情极度亢奋。看这个阵势,估计有几千人之众。

这是在gān什么?

“四小姐,我们恐怕要等会儿才能过去了。”马车外传来了黎重的声音。

“不要紧,外面怎么了?为啥这么多人?”有意思,头一遭入这汴京城,便遇到这么大阵势,一会儿定有好戏看。

黎重是苏府的老管家,而苏府的主人,便是这朝廷上鼎鼎大名的太傅大人苏向临,也就是我十三年未见的生父。

七日前,我还是一个小混混头子,有着一群小弟。无家可归的我们,每日四处晃dàng,劫富济贫,顺便填饱一下肚子。我们居无定所,破庙、森林、桥头,只要是没人的地方,都能凑合着睡一晚。

那日正午,我和兄弟们躺在绿荫下小憩,正好碰到了这个黎重。他当时正带了一群人,急匆匆地往汴京的方向赶路。我看他长得贼眉鼠眼,其貌不扬,又带着这么多东西,下意识觉得这人肯定是个大jian商。

于是,我对兄弟们使了个颜色,拿起棍棒便冲了上去。

我本以为,这群人如往常我们打劫的那些手无缚jī之力的jian商一样,却没想到,他们中的大多数身手都还不赖,我的兄弟们,很少能及得上。

最后的结果很显然,我们输了。我带着兄弟们趴在地上,满脸写着誓死同归。

谁曾想,那个黎重,在看到我的时候却愣住了,我能看出他眼底的惊诧。黎重不停刨根问底我的家世,以及过去的生活。其他倒也罢了,关于家世,我却哪里晓得?

黎重在听到我的这番诚实回答之时,面上顿时一喜。他对几名属下耳语一番,紧接着,竟然带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瞬间,不光是我,还有我的小弟们,也全都愣住了,一个个的表情都极为丰富。

“四小姐,老奴终于找到您了!”黎重激动地老泪纵横,我却仰头翻了个白眼。

原来,苏太傅家有个失踪近十三年的四小姐,名叫苏沉酒。这位可怜的苏四小姐,刚一出生就没了娘亲,刚满周岁后不久,在花灯节上一个不慎,竟然被人掳了去。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到处寻找无果。而我的容貌,与四小姐早已过世多年的娘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甚至连锁骨下方的胎记,位置都一模一样。

黎老管家与苏四小姐的生母关系好,所以他对此深信不疑,并飞鸽传信通知了太傅大人,要带我回府。

而我,却是没话可说。

不过,有个家,总比在外面风餐露宿qiáng得多,不管怎么说,我都不算吃亏。于是,我便随黎老管家踏上了“归家”之路。

“听说,好像是淮王殿下和桓武大将军,打了胜仗回京了。陛下有旨,必须让他们先过去。”黎重恭敬地说道。

淮王和桓武大将军?略有耳闻。

据说,淮王殿下是皇帝陛下所有的皇子中,最早封王的。中原大陆以淮水一带为界,以北为岐,以南为靳,西域有九个部落,巫、羌、渠、訾、仇、兹、宿、阗、墨,其中以巫和羌二族势力最qiáng,我们中原人则称其为西域九胡。

西域九胡一向与靳国关系极差,时常因土地、粮食等问题骚扰边陲地带的百姓。岐国却因军事力量较qiáng,西域九胡不敢招惹。岐在靳与九胡连年征战中,一向保持中立,双方都不偏袒。

长此以往,怨气积累起来,必然会有一个突破点。七年前,九胡之乱爆发了,当年的淮王,还只是年仅十六岁的二皇子,却主动请兵出战,随桓武大将军带领二十万靳军,一路浴血奋战。在最终一战中,他更是亲手擒下对方的首领——巫族之王慕容峰,自此名震四方。

章节列表

上一篇:宫主和掌门都失忆了_苏心糖 下一篇:惑君心:王爷别乱来_凤栖峨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