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主和掌门都失忆了_苏心糖

《宫主和掌门都失忆了》作者:苏心糖

文案:

陈妖女最近总是忍不住想捂脸。

失忆前,她明明对那个名门正派的掌门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想撕破他那装正经的脸。

恢复记忆后,她却看他各种顺眼养眼差点移不开眼。

难道失忆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审美?

啊啊啊,她失忆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史上最年轻的大长老最近觉得整个天地都不对了。

他家清风霁月,不食人间烟火的掌门被他们从山沟里捡回来后不仅会做饭,还会给孩子换尿布!

谁能告诉他,他家掌门失忆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有人捂着嘴忍住笑对掌门说:“掌门,大家都说你幸好失忆了,才娶到了媳妇。对此你怎么看?”

掌门喝着茶淡淡道:“那他们怎么不说是她失忆了才嫁得出去。”

当晚,掌门怀里萌萌的儿子变成了枕头被轰出了门外。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群无所事事的江湖大侠,一天没事PK练技能,娶不了媳妇嫁不了郎,索性内部解决的欢乐故事。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yīn差阳错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妖女陈锦 ┃ 配角:无知 ┃ 其它:失忆

第1章 第一章(楔子)

江湖人都知道,祁连山上有个魔宫,魔宫里住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陈无天。

陈无天年轻的时候还不是魔头,他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娇妻,还有一个软萌可爱的女儿,美满幸福,后来娇妻死了,陈无天就魔化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拢魔宫部下,收服魔道势力。遇到不服的就揍,宁死不从的就杀。什么?后悔了想投降?不存在的,没有气节的人不配为魔道。

于是,陈无天成了江湖史上第一个统一魔道的魔头。

随后,他挥起大旗攻向了以苍穹派为首的正道势力。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正义不可战胜,故魔道曾一度处于劣势。然而像所有武侠故事里一般,正道表面团结内里乱麻,渐渐魔道开始处于上风。

那是一个魔涨道消的年代,整个江湖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陈无天差点成了从古至今第一个一统江湖的人,还是以魔道至尊的身份,人人惧怕。

就差那么一点!

事情的转折发生得非常突然,猝不及防。

那是一个阳chūn三月,以苍穹派为首的正道被打得节节败退,死伤无数,苍穹派老掌门殚jīng竭虑,集结正道所有有志之士,与陈无天约战岐山之巅。陈无天欣然接受。

出征前,陈无天抱着宝贝闺女在魔宫溜达,在花园深处紫色蔷薇花丛,遇到了魔道第一女魔头明飞向大长老陌青表白。

两人都是陈无天最忠心的属下和挚友,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平淡如水,他怎么都想象不到这两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于是,江湖第一大魔头抱着闺女蹲在了花丛后,看热闹。

明飞难得面露羞涩:“我喜欢你,你娶我吧。”

陌青脸上也隐约泛起一丝微红:“我喜欢温柔的姑娘。”

明飞面色有瞬间的僵硬,向来怼天怼地的女魔头微微低下头:“我也喜欢温和的男子。”陌青就是魔教里最温和也是唯一温和的男子,“我可以保护你。”

陌青抿唇微笑,没指出她的武功并不比他高:“我喜欢的姑娘,她不一定要很漂亮,能陪我一起看书喝茶,看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便好。”

明飞歪头细想了一下,她杀人如切菜,跟温柔自然没什么关系,看书只看武功秘籍,喝茶如牛饮,至于庭前的花…她都是练功就给削没了。

她焉耷耷低下头:“我明白了。”

陌青一怔,正欲再说什么,对面明飞脸色却已经变了。

她抬头狠狠瞪着陌青,双手紧握成拳,浑身内力翻腾,直接杀招攻了过去。陌青慌忙抵挡,可bào走的明飞攻击力比平日高出数倍,陌青又不知在顾虑什么,不一会儿就被揍了满头包。

明飞将陌青按在地上,右腿压在他身上,紧紧抓住他的衣襟:“老娘喜欢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嫌弃老娘不够温柔,不揍你对不起老娘一场痴心。”

一拳重重打在陌青英俊的脸上,她拍拍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倨傲地看着陌青,“你放心,老娘不是死缠烂打之人,既然不喜欢,那就当我今天跟猪表白了,日后再见便当没有此事。”

陌青晃了晃被揍得有些晕的脑袋,待回过神来,只看见明飞飞身而去的决绝身影,他眉头微皱,良久,轻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看了看身上淡色布袍被明飞踩出的几个清晰的脚印,掸了掸发现没用索性随它了,轻笑一声,慢慢离去。

花丛后,陈无天看着自家jīng雕玉琢一般可爱的闺女,闺女也正瞪着清澈溜圆的眸子看着他,陈无天想到自己的身体,沉默了。

原来,魔女都不好嫁吗?

第二日一早,陈无天带领魔道势力浩浩dàngdàng地出征了。

岐山山顶,yīn暗深沉,天上乌云密布,云层翻滚,像随时会压下来一般,两方人马分立对峙,神情肃杀。

原以为这日便是武林正道的浩劫,有正道人士甚至在出征前遣散了门中弟子,写下了遗言。

可谁知,最后关头,陈无天却像出门方式不对,脑袋被门夹了一般,竟然不是直接给一个绝杀局。

他出了选择题:要么死,要么签订和平共处条约。百年内,两方不得再起争端,魔宫改名为逍遥宫,约束宫中众人,从此不再有正道和魔道之分,只有以苍穹派和逍遥宫为首的江湖两大势力,共同努力开创盛世江湖。

正道之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一场慷慨就义怎么就变成了共襄盛举?不过能不死当然是最好的,于是,正道之师yīn晦沉重地来,欢声笑语地回去了。

陈无天没有一统江湖,却一手开创了江湖上从未有过的太平局势,也算是前无古人。逍遥宫非黑非白,后来便被江湖称为灰道。

原本一切都挺美好,几年后的一日,苍穹派老掌门却坐不住了,原因是这样的。

苍穹派后山有一个高入云端的悬崖峭壁叫作无量顶,上面陈放着苍穹派最厉害的武功绝学以及历届掌门的遗物。这日,老掌门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已经几年没有去给自家师父(前掌门)扫灰了,不孝啊大不孝。

于是,老掌门来到无量顶下,以无上轻功拔地而起,片刻后又落下来,再飞起再落下,如此反复数次,jīng疲力尽的老掌门双手负在身后,忧伤地望着无量顶上。

他飞不上去了。

肉肉的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老掌门心中涌起无限悲凉,当江湖再无争端,他每天除了好吃懒做竟没有别的事可做,于是,他胖了!

当天,老掌门修书一封给陈无天,大致内容是:没有竞争便没有进步,友好的切磋还是必要的。

陈无天收到信时刚把所有的绝学都教会自家闺女,无事可做闲得挠墙,于是一拍即合。

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第2章 第二章

岐山一战,已经过去十二年。

又是一年人间四月,岐山上开满了鸢尾花,白的红的紫的,漫山遍野,煞是美丽,看得人心情美极了,正如此刻岳老板愉悦的心情一般。

比斗场门口,金丝锦衣的岳老板在阳光下金光灿灿的,笑眯了眼迎接观众,肥头大耳的像极了弥勒佛。每来一位观众他便笑得更欢,瞄了一眼筐里堆积如山的银子,心情愉悦得眼睛缝都瞧不见了。

一年了,自从逍遥宫的妖女宫主丢了之后,一月一次的比斗大会便停了一年,直到最近才找回来。没想到时隔一年,观众竟然比以往数场加起来都多,门票收得手软。

这样的愉悦在看到对面过来的人时僵在了脸上。

路的尽头,四个壮汉抬着纱织软轿飞驰而来,后面整齐飞着十数人高举丈长的黑色战旗,这是曾经的魔教如今的逍遥宫专用的出场方式,壮观低调。别误会,是真低调,毕竟陈无天当魔头的那个年代,光是扛战旗的就有数百人之多。

章节列表

上一篇:云龙侠踪_谢克江 下一篇:青山沉酒里+番外_袂浅如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