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臣之妻+番外_斐妩

书名:罪臣之妻

作者:斐妩

文案:

姜家姑娘年轻时候和一个穷书生好过。

后来一屁股甩了穷书生嫁入豪门。

没几年,穷书生鲤跃龙门翻身做贵族。

他抄了豪门的家不说,还把姜姑娘抢回府上去了。

姜姑娘颤抖的想了想,自己已经不记得当初厚着脸皮写给人家第一首情诗的内容了。

(女主并非贪慕虚荣的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媞(ti,二声) ┃ 配角: ┃ 其它:

☆、抄家

京城最近喜事连连。

先是jian相落马,后是大贪官李世权被抄家,朝廷少了这两大jian贪,就连空气都清新了几分。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天子门生齐琅。

皇帝除去了这两个眼中钉肉中刺,别提有多高兴,大手一挥,便直接将齐琅提拔入内阁,同时兼任太子少师,可以说是风头正好。

只是任谁也没有想到当初这个一贫如洗的少年,最终会走到这般令人仰止的青云登天路。

姜媞也没有想到。

七年前她硬是把害羞自卑的齐琅开了情窍,结果一转头就甩了对方嫁给了大贪官李世权的儿子。

如今李家被抄,李世权的儿子李孝广不知去向,丢下姜媞一个人在府上,被齐琅当做货物一般抄回了家。

姜媞想到齐琅当时看自己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都这么些年过去了,难道齐琅还记得他们这一段过去?

丫鬟给姜媞准备了热水,姜媞看着氤氲着热气的花瓣汤水,心中总如同揣了小鹿一般惴惴不安。

难道齐琅每抄一个人的家都会给犯人的家属这般好的待遇。

“夫人快些入更衣,免得夜深水凉。”丫鬟面无表情,对着姜媞仿佛是对着死囚的表情一般。

姜媞仍旧踌躇,却被一旁大力嬷嬷二话不说扯开了衣裳推入水中。

几人围着她如同对待物件一般,将她身体的每一处都洗揉gān净,最后还抹上了香露。

最终一把薄被一裹,将手无缚jī之力的姜媞抬走。

姜媞不敢有所异动,待人退出房门后将衾被掀开。

那些丫鬟仆人半件衣裳不曾给她,这般对待让她心中不免发毛。

仿佛她就是一只待宰的jī,拔完了杂毛就该下锅去了。

她赤脚踩在光滑清凉的地面推开屏风前的柜门,柜子里全然是男人的衣服。

姜媞正觉讶异身后便传来了缓慢沉稳的脚步声。

不待姜媞回头,她紧忙胡乱扯出柜子里的一件衣裳挡住胸前。

她回头赫然看到了齐琅。

此情此景,她手中一件白色亵衣堪堪掩住胸口,亵衣丝滑,随着她的曲线凹现,却到了腿跟处戛然而止,底下露出一双细长紧致的长腿,加上她慌乱无措的目光,整个人形容再láng狈不过。

可她之所以会这般láng狈,全都拜齐琅所赐。

时隔七年,她第一次见到齐琅那会儿,李家正是混乱。

官兵犹如土匪一般闯进了府宅,姜媞被丫鬟推进了柜子里,缩在里面抖抖索索。

过了许久,当她以为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推开柜门便撞见了不知在柜子前站了多久的齐琅。

齐琅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仿佛从未挪开,让姜媞产生了一种先前他就已看穿了柜门的错觉。

他的目光幽深冷漠,抚着拇指上玉扳指的模样和从前的少年时候再不相同,他穿着金线织绣的皂袍,抬脚踩碎地面的珍珠发钗,俯下身来,将照进柜子里的丁点阳光彻底挡住。

彼时姜媞心如擂鼓,只见他薄唇微启,吐出一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来。

“姜媞,我们许久未见——”

那声音仿佛通过回忆在姜媞耳边再次回响了一遍一般。

面前的齐琅止步,立在原地,那目光肆意毫不遮挡。

姜媞垂眸看到自己的景状,脸色霎时涨得通红。

“齐琅你……”

砰——

姜媞向后退去碰倒身后的屏风发出巨响。

齐琅竟丝毫不避讳伸手抓住姜媞掩住胸口的手腕,生生将她的退路止住。

黏在姜媞胸前的布料滑落半抹,岌岌可危地覆在胸口起伏处。

这样的画面本应极为刺激,足以令一个生理正常的男子血脉偾张,可齐琅的神情却冷静得可怕。

姜媞浑身僵硬,丝毫不敢动弹。

“姜媞,你没有想到吧……”

你没有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齐琅低下头去,几乎贴住了姜媞的面。

那种扑面而来的陌生气息与危险距离让姜媞感到毛骨悚然,她侧过头去,忽地察觉耳朵是似被什么温热的物体触碰,她吓得险些滑倒。

“齐琅,我已是他人妇!”姜媞闭着眼睛大声喝止他的动作。

齐琅的动作顿时停住。

不多时姜媞竟听他轻笑一声,手腕上的桎梏也蓦地被松开。

姜媞心神未定,待她再抬头去看时,屋内已经再无第二人,一切都如同错觉一般,除了手腕上的指痕,那般鲜明狰狞,提醒她方才发生过的一切。

☆、早膳

宫廷上空金光四she,象征着飞龙的琉璃屋脊折she出辉光,从大殿两侧宫门两排红袍官员鱼贯而出,井然有序。

“齐大人,下官有一事相求,不知齐大人是否有时间去紫福楼一聚?”

下朝后,姜承禀大着胆子缓步走到齐琅身旁,齐琅目视着前方,并未应话。

姜承禀有些按捺不住,眼见齐琅一路迈下了台阶,他赶忙开口,“齐大人,上天是齐大人亲自去抄的李家,李世权已伏诛,李孝广不知所踪,余者皆充为罪奴各自分配,我曾打听过李家三少奶奶的下落,可是……可是……”

齐琅蓦地站住,姜承禀刹不住险些一个踉跄摔倒。

“你说的是你的女儿姜媞?”齐琅的目光落在了姜承禀身上,倒叫他不自然了很多。

“是……是……女子一生最重要的是名节,若是进了那青楼jì馆,只怕生不如死。”姜承禀心中艰涩,连带声音也颤抖了几分。

“姜大人,姜媞是罪臣家眷,李孝广在逃,便是罪加一等,她是李家的人,是罪臣之妻,便是生不如死又与你何gān。”齐琅说罢,唇角竟上扬几分,冷意愈发透骨,他对姜承禀道:“若不然,这其中是否与姜家有什么关系,也有待商榷。”

此言一出,姜承禀脸色都白了三分。

李家大案不仅仅是贪那般简单,各路官员皇子都在观望,谁也不敢沾染,唯恐遭受连累。

而如今,齐琅的一句话,足以将他姜家推上风口làng尖。

“我……我……”姜承禀胡须微颤,口中嗫嚅,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齐琅眼底透出几分讽刺的意味,挥袂离去。

“姜承禀!”身后裹挟着怒气的声音倏然而至。

姜承禀抬头,便迎了他大哥一个耳光。

“你个蠢东西,你是想让我们姜氏一族为你女儿陪葬不成?!”

齐琅乘轿回到府中,家人上来迎他,替他换下朝服。

“膳食都准备好了,请爷入偏厅。”管家上来对他说道。

齐琅张开五指在拇指上套了一块纯白无瑕的扳指,抚了两圈,随即走去偏厅。

齐琅自幼家贫,便是到了如今富贵bī人之境地,他的膳食相对其他官员而言,依然简单朴素。

大米混着谷物杂碎熬制出来的稀粥,再配上咸菜腌huáng瓜,这两样对于齐琅而言已足矣。

可这样的膳食对于富贵人家而言,却难有胃口。

齐琅抬眸看向被人安排入座的姜媞,对方面上冷淡的很,便如同他心中那位富贵人家形容是一样。

许多年前也曾有人扯着他的袖子撒娇不肯吃粥,他用了身上仅有的三文钱跑到城西替她买了两个包子,即便如此,他竟也是满心欢喜。

姜媞伸手拿起碗旁的瓷勺搅拌碗中的稀粥,忍着口中不适的口感作若无其事状将粥服下。

章节列表

上一篇:下一个人间_凤久安 下一篇:野棠如炽_和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