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人间_凤久安

书名:下一个人间

作者:凤久安

文案:

娇羞守礼的小公主,哭哭啼啼下嫁戍边将军,原以为要嫁个虎背熊腰豹头环眼的草原láng,未料揭开盖头一瞧,红衣少年目若朗星,面如冠玉,正笑嘻嘻看着自己。

公主:“嗝……诶?”

说好的吃人妖怪呢?

这一世,他鲜衣怒马,张弓握剑,做了个开疆辟土的少年将军,为保家门平安,求娶公主,原打算与她相敬如宾,却不料揭了盖头后,一眼心动,为她倾情终生。少年夫妻,携手白头。

“晴兰,我做了个梦。”步溪客说,“梦里我死了,你哭得很伤心。我说要你好好活着,不要想念我。可在梦里见你悲伤垂泪,我很不甘心。”

晴兰道:“梦是反的,你会很长寿的。”

步溪客笑道:“是,这一世,我定与你长长久久,永远在一起。”

娇羞坚qiáng、婚后释放天性的公主,和耳聪目明雅痞温柔(?)的少年将军。

缘起联姻,一眼钟情的故事,甜口的,日常向。

注:此文是《躺赢江山》萧兰卿和步莲华的下一世,发誓不nüè不死不短命。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晴兰,步溪客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梦中人

丁酉年九月初三,镇守燕川的北境将军步固与其子步溪客率十万兵马,于雅明城击退月犴族三十万大军,大梁北境危机得解。

丁酉年腊月十九,步固携贺礼至皇都恭贺新帝登基,新帝封其为大将军,封其子步溪客为骠骑将军。

腊月二十一,新帝封三公主萧晴兰为和婉公主,下嫁骠骑将军步溪客。

戊戌年六月初七,步溪客取月犴族大汗甘达首级,收复北境三城失地,乘胜追击,使月犴族弃王城耶都,退居戎州小楼兰,不敢再犯大梁边境。

七月二十一,雅明城的公主府落成。

戊戌年八月二十二,和婉公主由礼部尚书傅齐送嫁,出皇都。

九月初三,送嫁队伍行至燕川境内。

送嫁队伍过了北境第一道城关后,于嬷嬷就小步行来,提醒晴兰遮好盖头。

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吃不好睡不好,加之内心不安,萧晴兰的脸色十分苍白。

于嬷嬷朝车轿里看了一眼,忙唤随从前来补胭脂。

萧晴兰趁着这个空歇,偷眼望了外面,入目还是一片荒凉,huáng沙接huáng沙,天也昏沉沉,全无生机。

越往北,越荒凉。

这种蛮荒之地,就是自己以后要长久生活的地方了。

随从点好胭脂,小心给她理好盖头,红色的盖头又重重压下来,沉得很。

萧晴兰轻轻叹了口气,心中酸涩又忐忑。

于嬷嬷听见了,心疼得紧,也叹了两声,安慰她道:“殿下莫怕,您身份尊贵,就是那驸马当真无礼,有老奴在,也绝不会让他犯上欺了公主去。”

萧晴兰垂着眼,嘴角微微动了动,想叹气又怕于嬷嬷多想,只好忍了下去。

她朱唇轻启,小声说道:“嬷嬷,此话不必再说。”

若她要嫁的那位将军粗俗无礼,嬷嬷就是搬出皇家的威仪,又有什么用呢?

车驾忽然停了下来。

过了会儿,礼部尚书傅齐到她车前,道:“殿下,前头是步将军先遣来的接亲使者,要按照北地的风俗,做些敬神仪式祈了福再前行。”

话音刚落,萧晴兰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三声马鞭脆响声,接着是粗声粗气的吆喝声。

“哟——凶煞退散,福神天降!狐仙狐仙,给新嫁娘开路咯!”

紧接着,就是一阵嗷嗷嗷乱叫和大吼。

傅齐怕她不解,同她解释:“骠骑将军的母亲是贺族人,这个礼节,是贺族的驱鬼请狐神,是好意,公主不必怕。”

萧晴兰一默,愣了许久,才答:“知道了。”

是了,她要嫁的这个骠骑建军,是半个异族人。

听闻那贺族,也和月犴族一样,是北地的巫族,人都野得很。

前面那群接亲使者又是叫又是吼的闹腾了好一会儿,请神仪式才结束。

几个戴狐狸面具的使者砸了个guī壳,欢呼雀跃了一阵,说可以前行后,车才又动。

晴兰刚松口气,跟在晴兰身旁的宫女莺歌颤声说道:“殿下,可怕得很!”

萧晴兰闻言,心猛地一沉,问她:“哪里可怕?”

莺歌道:“那几个使者都是大块头,像穿了兵甲的熊似的,只胳膊就有我腰这么粗!”

萧晴兰害怕地掐着手,分明是有些想哭,可仍故作无事,不死心地问莺歌:“都……那个样子吗?”

莺歌点头:“都那个样子,唉。”

萧晴兰沉默了。

她不曾见过步固,也不曾见过她要嫁的那个骠骑将军步溪客。她只见过步溪客斩下送来的那个月犴族大汗的首级,盆大的脸,长满了络腮胡,铜铃似的大眼睛凸着,一口黑牙,像个会吃人的黑风老妖怪,奇丑无比。

当时,她听那些小太监说,往北去,那里的风似刀子,水硬得能打铁,还有许许多多的大野láng,因而那里的人都长着副比láng还吓人的妖怪模样,不然无法生存。

小太监说:“步大将军虽然是我们大梁人,但他是在北境长大的,又娶了北境贺族的女人,我想,步小将军,怕也是这副能吓退láng的凶煞样子……”

言下之意,公主不要再心存幻想了。

当时,她还不甘心,抱着一丁点希望说道:“听皇兄说……骠骑将军还年轻,才二十岁,也未婚娶……有没有可能,骠骑将军比那月犴族的妖怪要……要像常人一点?”

“那怎么可能!”小太监挥挥手道,“主子,您也别怪奴才嘴直,步小将军的亲娘可是贺族女人,贺族跟月犴族虽有世仇,可往上头翻几代,它们可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巫族,同宗同源,都算是北境蛮人。月犴族大汗的脑袋,主子见了吧?想那贺族人长相,恐怕也和月犴族的差不离。奴才听闻贺族的女人,一个个都跟个山似的,手大脚大,胳膊跟铁似的,能生生勒死一匹一人多高的大láng!而且,奴才有幸远远见了步大将军一面,大将军也壮得跟个山一样……主子,亲爹亲娘都这样,那步小将军最起码,也得这么壮!”

小太监比画了比画,比画出了个两个萧晴兰那么高,三个她那么粗的‘大山’。

萧晴兰惊圆了眼,打了个嗝。

小太监兴致勃勃继续说道:“主子啊,戍边的将士们,要不长成这种骇人模样,如何击退那群吃人肉喝人血的月犴族蛮人?”

萧晴兰以扇掩口,这次,小心翼翼打了个嗝。

她少女怀chūn时,曾梦到个虽看不清脸,却知是个俊秀无比的神秘男人,断断续续又梦过几次后,她只觉得自己以后的夫君,大抵也该如梦中人那般身形颀长,眉目清秀,俊美无俦的。

可惜,十七岁时,皇兄却告诉她,她要嫁的,是北境燕川的骠骑将军,那个把月犴族大汗脑袋砍下来当聘礼娶她的……草原láng。

虽然,八成知道自己那驸马就是个虎背熊腰长相凶煞的妖怪了,但萧晴兰还是抱着两成希望,希望他不要那么蛮,那么的……láng。

可如今,莺歌这么一描述,萧晴兰的那两成希望也碎了。

前来接亲的使者都长得跟熊似的,她还指望什么。

晴兰幽幽一叹,拍碎了心里那朦朦胧胧的梦中人,闭眼认命。

这一晚,他们歇在了翻山城。

于嬷嬷扶她下车时,有个接亲使者不知退让避嫌,张着嘴想凑近了看萧晴兰长什么样子。

傅齐让人去拦了一下,许是力道小不起作用,那熊般壮硕的使者也没理,依旧歪着脑袋,甚至想蹲下身子,偷偷从盖头下看萧晴兰一眼。

萧晴兰垂着头,手微微颤抖着,她余光瞥见了那人的腿。

章节列表

上一篇:宠侄+番外_绕梁声声 下一篇:罪臣之妻+番外_斐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