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不好当[穿书]_卿言何欢【完结】

  [穿越重生] 《继母不好当(穿书)》作者:卿言何欢

  文案:

  脑海中一个个羞耻的剧情浮现在脑海……

  郁兰陵内心:怂唧唧

  她哪来的胆子去偷男主的亵裤啊

  内容标签: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兰陵 ┃ 配角:谢元折郁兰茵祈毓丰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砰”的一声,茶盏碎裂在地。

  一位蓄着美髯的男子语气沉沉,“这个孽女,居然为了逃婚做出这等丑事,简直是有辱家风”。

  本是坐在椅子上的妇人连忙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抚着他的脊背为他顺了顺气,“老爷同自己的女儿生的哪门子气,纵然陵儿有不对的地方,好好教导便是,你这样做让她一个女儿家的脸面往哪搁”?

  郁沉云本就是在气头上,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这一番劝解,是以妇人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脸面?她还有脸面吗?要不是看在圣上赐婚的面子上,我会简简单单的用家规了事?这样一门好亲事,那是她几辈子都高攀不上的门第,可这个孽女不知珍惜不说,竟然还私通了别的男人准备逃婚”!

  说到最后,竟是多了一股子恨铁不成钢之感。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郁兰陵则是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房间满目茫然,刚想动动身子,就发现手腕脚腕皆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且手心的软肉火辣辣的疼,宛若烂掉了一般。

  都说十指连心,手心的疼痛比起来也是不差什么的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转眼之间自己就从海边到了这个地方,扭头看了看自己被缚住的双手,挣了挣,却只是让手腕被粗糙的绳子磨得更痛了。

  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吱吖”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端着铜盆进来,神色隐隐带着同情,“小姐,夫人叫奴婢来给小姐先洗漱一遍”。

  郁兰陵虽然不知现今是什么状况,但基本的常识还是过关的,听她唤自己小姐,料想这个身体应当是个主子,于是试探性的吩咐了一句:“先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

  那个丫鬟听她说完之后,面上顿时浮现为难之色,“小姐,奴婢不敢,夫人吩咐奴婢好好看着小姐,在嫁到定安侯府上之前绝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郁兰陵敏锐的捕捉到了定安侯三个字,再结合自己现在的处境,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

  她不敢相信,可现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容不得她不相信,那就是她现在已经穿成了《成茵》里面的一个女配,且还是个人见人恶、水性杨花的浪/荡/女人。

  先是克死夫君,招致万人唾骂,后又勾引继子,陷害嫡姐,最后于一个庵堂中凄惨死去。

  说是女配都算是抬举了,在郁兰陵看来,这个角色最多就是个小炮灰,还是掀不起风浪的那一种。

  郁兰陵静下心来,仔细回忆原文的剧情以及自己如今的处境。

  当今践阼之时,朝局尚且不稳,内有天灾水患,以致百姓流连失所、食不果腹,外有犬戎虎视眈眈,趁着晏国混乱之际,大举起兵进犯。

  先皇昏庸,朝堂上并无留下多少能人,多是尸位素餐之辈,这就导致了小皇帝初登基时,根基不稳,亲信不足,基本上没有可用之人。

  可解决内忧的法子能徐徐图之,外患却是迫在眉睫,在小皇帝差点儿就要御驾亲征之际,是如今的定安侯亲自请缨挂帅,披甲上阵杀敌,平定犬戎之祸,历时三年方才从苦寒之地班师回朝。

  而小皇帝在晏国也不是没有作为,他不似先皇昏庸无能,相反胸怀大志,在谢戚离开之后,迅速肃清朝堂,提拔有能之人,而后推行仁政,以百姓为根本,以仁德治天下,励精图治,勤耕不辍,三年的时间足够让朝局稳定下来,而这三年宝贵的时间是他的王叔谢戚给的。

  是以在谢戚回朝之后,受封定安侯,取安/邦定国之意,谢戚哪里能接受这样的封号,他想推拒,盛安帝却一定如此。

  十几年过去,如今的定安侯虽年只不惑,可从前在战场上受的暗伤却让他的身体迅速衰败下去。

  当今圣上对他的这位王叔可以说是敬重至极,再加上这乃是为了整个晏国百姓受的伤,哪有不重视的道理?

  是以不仅赐下流水一般的珍贵药材,还亲至侯府看望,可谢戚的病情却丝毫不见好转。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趋之。

  底下的官员见圣上为了定安侯的病情如此忧心,自然纷纷上奏,为其排忧解难,其中更是有人提议为侯爷冲喜。

  也不知这皇帝是个什么想法,这种不靠谱的建议竟然被采纳了,还令钦天监的官员测算谢戚的天命之人。

  这个倒霉催的天命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原主。

  第2章 第二章

  更准确的说,是郁家之女。

  而郁家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原主,一个是女主郁兰茵。

  原主是郁父的原配夫人所生,正儿八经的嫡女,而郁兰茵则是妾室所出,一个从出生就名分上矮了一头的庶女。

  可在原主十二岁时,她的母亲突然染上了痨病,之后不过两年时间,还未来得及为原主操办及笄之礼,就离开了人世。

章节列表

上一篇:汪汪汪_棠初晓【完结+番外】 下一篇: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_雨雾小甜饼【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