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公主不吃回头草_有锦鲤

《好公主不吃回头草》作者:有锦鲤

文案:

李沅公主不求别的,只求:

一、弟弟不要英年早逝。

二、父皇不要磕药飞升。

三、母妃不要抑郁而亡。

四、驸马不要一心修佛。

为此,她愿意成长为一个支撑皇室的栋梁。

后来,她果然成为了大唐“最qiáng”。

~。 ~

薛涧:李沅很好,我喜欢她。

薛涧:若要在佛祖和李沅之间选一个,当然是选她。

李沅:本殿能止小儿夜啼,但本殿知道自己是个好公主。

李沅:吾曾经说过,若要吾喜欢上薛涧,除非脑子进水。但是…

内容标签: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沅/字观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甜慡不要来一波?

鸩酒(修改)

朱红宫墙间行走着一顶青皮小轿,坐在轿中的女子恍然醒了过来,她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一双若凤尾般的眼睛此时猩红如血,仿佛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太监的声音犹在耳畔,“长公主,喝了这杯清酒吧。奴才送您上路。”

太监的声音温柔和缓,仿佛她三弟从小到大一声声的呼唤,“阿姐~”

此时想来,却仿佛魔鬼的呢语,正是这个她始终珍之重之同父异母的弟弟,把她送往了地狱。

她一手把他推向了皇位,却换来了这样的回报。她知道民间是怎么说她的,清河公主嚣张跋扈,bào戾凶残。她原本是不在乎这些流言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流言是被人引导的。正是这些流言导致了她最后的孤立无援。

最后关头,她的夫君一把夺过酒杯,饮尽了毒酒。她一时呆在了那里,她重视的人,想杀她,而她一直忽略的人,却想救她。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始终一身白衣的男人慢慢滑下轮椅。为何……为何要救她?

驸马的愿望落空,已经坐稳皇位的李霖岚手持一把长剑走进朝凤殿,一把刺穿了她的胸膛。

“为何?”她不甘问道。李霖岚脸上挂着始终如一的温柔笑容,在她耳畔呢喃道:“你挡了我的道,姐姐。”

李观澜喘匀了气息,着急忙慌的从座椅的夹缝中取出一面小镜子,镜子中的稚嫩面孔吓了她一跳,没有血污,没有泪痕,粉嫩的面颊,微嘟的双唇,正是她真正无忧无虑又嚣张跋扈的十八岁。

难道真是一场梦,李观澜并不这么认为,她经历了一场场的宫斗,早已把心智磨的异常敏锐,她更倾向于时光倒流了,她重新回到了十八岁。

轿子外大宫女杏儿的声音传来,“公主,您怎么都不说话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十八岁的她正是不羁跳脱的性子,平日最喜欢叽叽喳喳,也难怪杏儿有此问。

“无事。”李观澜安抚道。杏儿犹豫了一会儿,迟疑道:“公主,还出宫吗?”

“出!”李观澜斩钉截铁道。

此时的朝政还算清明,皇帝恩威并施,御下有方,各部官员虽不是各个都清廉,在这种清正的氛围下私下也不敢有大动作,因此百姓安居乐业,庶民也无忧。尤其是在皇城脚下的京城,十分繁华。

轿子停在一栋酒楼前,李观澜还未出轿,就听见里面似乎有了争执,她停住欲迈出的左脚,又坐了下来。

听声音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他口若悬河的夸赞着三皇子李霖岚,直赞的此子天上有地上无,三岁能诗文,五岁能作赋,惊才绝艳的不世公子。

李观澜听的心中微梗,更让她气结的是,酒楼中围观的人群纷纷附和,说是诗圣钦点的才子,错不了啊。李观澜心中暗暗唾弃,所谓的诗圣,也不过是李霖岚养在府外的一条狗罢了。

而与他针锋相对的是一个粗犷的声音,他力挺的是宰相薛墨的长子薛斌。证据就是他在十五岁时写的一部兵书,十七岁率兵破敌,实乃保家卫国的栋梁之才。

薛斌是不错,李观澜微微颔首,前世她看中薛斌的将才,将他争取到了三皇子的阵营,其后果然不负她所望。她争取到薛斌靠的不是三寸不烂之舌,也不是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而是,薛斌是驸马的长兄。她的那个一直不受重视的驸马,不知为何,一家子都对她忠心耿耿。

国风清正,皇帝与庶民同乐,因此百姓们讨论起皇子皇孙世家子,是肆无忌惮的。此时,双方唇枪舌剑,似乎是想争个高下,评出谁才是京城第一公子。

正在这时,一道清越的女子声音道,“你们都不对,我另有人选。”

“谁?”一文弱一粗犷的声音同时道。

女子道:“薛宰相的小儿子,薛涧,薛明溪。”

书生讽刺笑道:“是他?五年前或可参评,如今嘛~”粗犷大汉声音沉痛道:“薛公子文武双全,可惜是个瘸子。”

章节列表

上一篇:午夜飞行(长篇版)_结罗 下一篇:侯门娇宠_卿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