寞雪_结罗

《寞雪》作者:结罗

文案:

已于《新小说》发表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已于《新小说》发表

================================

雪是天下最寂寞的风景。

他曾经在某个下雪的日子里这么悠悠的说着,当时他端着一个冻石杯,炎夏也入骨冰寒的杯子里偏生温着滚沸的女儿红,小小的滚着一道一道薄薄的酒汽。

“嗯?”她微微抬起枕在他膝盖上的头,漆黑如泉水一般蜿蜒的长发淌在他月白的衣衫上。

他微笑,好看的嘴唇弯起淡淡的弧度,那双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仿佛什么都能看到的眼睛凝视着她。“你看,大雪落下来的时候,把什么都掩盖了,整个天地间天上是雪地上是雪,就连空气里都是雪,只有这一色的白,难道不寂寞吗?”

她想了想,忽然稚气的侧脸。“才不,雪好温柔哪。”

“哦?”他觉得有趣似的挑了下眉毛。

“它把什么都抱在了怀里啊。”

说完,她爬到他膝盖上,张开宽大洁白的袖子,把他抱在了怀中。

“就象你现在这样吗?嗯?小雪儿?”他好笑似的又极纵容的,把杯子凑近她嫣红的嘴唇,看着她象只小猫一样小口小口小口的喝着滚烫的液体。

看不见的眼睛看向窗外凄迷风雪。“是啊,雪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存在了,所以,我才会给你起名叫寞雪。”

她从杯子边缘抬脸看他。“……喂喂,你上次刚说给我起名叫寞雪是因为你拣到我的时候是一个下雪的晚上。”

他笑了起来,好看的嘴唇旁边有浅浅的笑纹,无辜又无赖的摊手。“哪,我有这么说过吗?说过的话,就是你记错了。”

1

在寞雪的记忆中,无论相逢或是离别,总是在一场凄迷的雪中。

古亭。

雪夜。

路一坐在古亭中,亭外飞雪乱落如梅,他轻轻取下炉上的红泥小壶,为自己倒了杯滚烫的酒。

持壶的手,洁白、修长、有力、gān燥、稳定,是一双属于剑者的手。

——而自己的这双手,到底有多久没有握过剑了?

他轻轻笑着摇头,饮了一口冻石杯中的酒,酒掖的辛辣滚烫与冻石的冰凌一同碰触口腔,带来一种诡异的快感。

他在等人,他和那人约定,不见不散,但是他却希望那人永远都不要来。

他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

近乎无声,仿佛踩在chūn天的冰面上一般轻盈的脚步声。然后路一听到自己轻轻叹气,他没有看向来人的方向,路一抬头,柔顺的黑发披散在雪白的狐裘上,一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里倒映着雪中昏huáng模糊的群星。

很慢很慢,同时也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他知道是谁来了。那个他永远都不喜欢她来的人。

有个女子远远的向这边走来。

极苍白,却也极美。

她苍白到没有生气的面容上,一双黑得不见底的眼,象是熔了燃烧的星辰。

路一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gān,“……寞雪……”他□□一般的开口,叫着女人的名字。

女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站得极远,将一个包裹丢在了他的脚下。

金铁jiāo鸣,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从破烂的包袱里跌出去。

里面有生长在极北深山老林里的茶叶、有皇帝新宠的妃子最珍爱的玉簪、甚至还有武林盟主手写的一卷佛经——但是里面没有一样他要的东西。

路一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看着寞雪——他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翕动了一下嘴唇,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你的所有要求我都完成了。”寞雪的声音低且沉,略有沙哑,却分外的清魅入骨。

“放我走。”她说。

路一酸涩的闭眼。

“走吧……”几不可闻的开口,连路一自己都险些没有听到。

雪越下越大。

那个女子走得毫不犹豫,片刻飞雪就覆盖了她之前的足迹。

路一手里的杯子渐渐冰冷,他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的眼睛还看得见的时候,他的寞雪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无邪孩子,那个孩子会赖在他怀里,用柔软的语调跟他说话,抚摸他的眼睛。

现在,那个孩子离他远去,再也追不回来。

2

寞雪又做了那个古早的梦。那使她醒来之后心情非常不好。

她安静的看着破庙里油彩早已掉得斑驳的神像,慢慢的,控制着回忆起梦境里的一切——

梦里有无边无际燃烧的大火、路一雪白的衣服、女子绝色的容貌、鬓边鲜血一般鲜艳的大红牡丹,以及,路一流着鲜血的双眼。

章节列表

上一篇:恶来,玫瑰与我_结罗 下一篇:无音_林深Ly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