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蔷花_层峦负雪(4)

阮玥玥的眼泪当场就掉下来了,脑袋嗡嗡直响,窒息感没顶,她脾气好,温和,不代表她眼下还能忍。

上去两步,阮玥玥直接两巴掌扇醒那个男人:“你就学了这么个玩意上chuáng流派是吗?狗东西!”

对方一阵错愕,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慌乱:“玥玥……”

“恶心!”

阮玥玥一脚蹬在男人脸上迅速退开,甩上画室的门,尖利,毫无仪态对着紧闭的门:“别让我再看见你!”

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怯懦的,竟然只敢对着自己甩上的门怒吼,阮玥玥跑出去好远的时候才想起来唾弃自己,又觉得可笑,呜呜哭得昏天黑地。

身无分文,饥寒jiāo迫,人生地不熟,阮玥玥陡然意识到自己过去二十多年顺风顺水的日子到底还是把她养得太好。

————————&——&————————

阮玥玥打字飞快:“今年清明给你烧的纸还没收到吗?还是你家是开火葬场的”

发送拉黑一气呵成,阮玥玥才不是那种恋旧情的人,何况恋这种臭傻X。

她现在只想开好工作室,多看看帅哥靓女,哦,对,还有尽早走出婚姻的坟墓。

收起手机阮玥玥摇晃两位修图师:“走走走,别装死了,给你俩加jī腿。”

一群人浩浩dàngdàng出了门,到常去的那家火锅店,包厢门一关,怎么闹腾都没关系。

阮玥玥酒量不错,红的白的不在话下,她很了解自己的能耐。

上厕所的间隙阮玥玥打开手机,简单回复过几个工作商谈,她又打开短信,看来这个男人这次学聪明了,不像最开始还会换着号和她对骂。

时间滑向十二点,阮玥玥“啧”了一声,等待着。

零点一到,电话准时过来,阮玥玥忍着按掉的冲动接起来。

“还没回来”卓乔贤的声音很好听,适合熨帖内心。

“啊,嗯。”

“你喝酒了。”

“一点点。”阮玥玥觉得两人这样好像老夫老妻一样聊天挺怪的。

“我来接你。”

“不用,我找代驾。”

“我在门口等你。”

“我不在工作室。”

“我知道。”

阮玥玥无奈地揉眉,她差点忘了,这是谁啊,能不知道她的行踪。

“我会快一点结束的。”

“不用,”卓乔贤的声音很轻,“我等你。”

☆、第 5 章

啊……好男人。

阮玥玥按掉手机坐在马桶上沉思,她和卓乔贤更多的应该算是监护人和被监护人的相处模式。

卓乔贤很贴心,有礼数,同时充满距离感。

阮玥玥想起来前男友在给她扣罪行的时候说过“你总是这么冷淡,看似是给我空间,但我根本感受不到你对我的爱”。

她差点气个半死,自己在国内和家里闹,整工作室,要死要活还支持他的学业,转头说她不爱他

阮玥玥没少和他理论,对峙,最后都是以吵得jī飞狗跳收尾。

现在她似乎有一点点明白那种感受了,卓乔贤对她大概就是这样,但阮玥玥很明确一点:卓乔贤不爱她,只是出于责任感和长辈的托付。

这场婚约莫名其妙到阮玥玥不知从何说起,要怪就怪她那个时候头脑昏聩,被卓乔贤的脸糊弄了。

阮玥玥起身捧水拍了拍脸回到餐桌,正巧大家聊到苏钰,她便叼着果汁也听着。

大家咋咋呼呼,说了不少八卦边角料,阮玥玥不怎么打探明星的私生活,即便她和这群明星的幕后金主就住在同一屋檐下。

“你们说,苏钰和卓乔贤是不是有点……你们懂的。”

大家互相看了看:“这肯定有点什么吧,苏钰个人家庭也没背景,素人出道,不讨金主开心能平白无故火”

“苏钰那样的大美人真要配卓乔贤也不是不可以。”

“大明星和金主爸爸不可不说的两三事。”

“梦碎了,梦碎了。”

大家笑起来,阮玥玥也觉得很有意思,她从来没有把卓乔贤代入过丈夫的角色,听着也丝毫不觉冒犯。

“说起来,我给卓乔贤递水的时候看见他戴着戒指。”褚璐插进来一句。

“装饰戒指吧?你有没有看清楚戴在哪里?”大家来了兴趣。

“没看清,”褚璐沮丧地垂下眉睫,“应该是装饰吧。”

阮玥玥下意识摸了摸脖颈,她把婚礼上卓乔贤戴在她手上的戒指穿起来挂着,结婚一年他也从未说什么。

一年,阮玥玥恍惚一下。

“时间也不早了,准备回去吧,”阮玥玥提起包,“你们先去打车,我一会儿就来。”

大家搭着肩,说着“玥玥姐英明”往门外走。

在前台付账的时候,收银员看一眼桌号:“你们的单已经结过了。”

章节列表

上一篇:晴空之下无冷男_九月的小米粒儿 下一篇:奇葩的我_王皮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