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_电线【完结】

   《香蜜沉沉烬如霜(出书版)》作者:电线【完结】

  【编辑推荐】

  qiáng力推荐作品,奇幻凄美堪比《风云》。风尘之外亦有绝世之恋,八方六界上演仙恋奇qíng。

  真的有来世吗?那么,我愿为一只振翅而飞的蝶,一滴渗透宣纸的墨,一粒随风远去的沙……

  【内容简介】

  上古时期,天元二十万年,霜降

  花神梓芬产下一女后辞世,临死前给其女服下绝qíng丹一枚,吩咐手下保守其女身世秘密,并将她四万年之内囚禁在水镜中。其女名唤锦觅。

  四千年后,天帝次子火神凤凰遭人陷害误入水镜,被懵懂的锦觅所救,百年多的相处中,火神对锦觅渐生qíng愫。

  天帝的长子夜神与火神凤凰向来不和,他本yù利用锦觅胁迫火神,岂知亦被锦觅所吸引。

  天界与魔界的jiāo汇处,深不可测的忘川河边,火神和夜神之间的战争终于爆发了。岂料他们最后的致命一击却没有击中对方,而双双击在了深爱着的锦觅身上……

  锦觅终将魂飞魄散还是丝缕魂魄尚存?火神与夜神之间,她究竟深爱着谁?神仙、妖怪、凡人,哪一个才是她最终的身份?

  【作者简介】

  电线,80后,女。写文字,写爱qíng,喜欢文字从笔尖穿梭而过的感觉,好像那些淡金色的光yīn散落在午后的墙画,纸张翻飞。希望在文字的方寸间可以电线开花,笔名便是我大脑回路构造的真实写照,偶尔花火闪现,偶尔短路。笔下坚持的爱qíng信条——茫茫人海中,不是命运注定了你我的相遇,而是你我的相遇改变了命运。已出版作品:《薄荷荼蘼梨花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me/】

  楔子(1)

  霜降,寒月,更深露重。

  百花宫中,二十四芳主次第跪伏在剔透琉璃铺就的大殿上,屏息凝神。一阵夜风过,殿外树影婆娑,将月色筛成一地零落的碎玉。殿中央,水色的纱帘轻轻摇摆,似帘内人起伏微弱的气息。

  那人侧卧在云衾锦榻中,发簪墨梅,眼尾迤逦,半阖半张,脸容清艳绝伦,虽是惨白羸弱却难掩眉宇间风流仪态,堪堪让人难以bī视。白雾般的月光洒落在她微微蹙起的眉尖。

  突然,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喘息间大殿中原先若有似无萦绕的香气随之渐浓渐郁,如万花齐放百香汇集,越来越浓烈的香气让原本伏拜大殿中的二十四芳主不顾失却礼仪纷纷抬起头来,望向帘内脸上隐忧难掩,却仍旧不敢出声。

  玉兰、杏花、茉莉、桂子、芙蓉、山茶、莲花、蔷薇……纱幔内半空中各色花朵竞相绽放,又快速凋零,花瓣如雨瀑般倾泻而下,落英缤纷,瞬间将琉璃大殿淹没成一片花海,绮丽浩瀚却绝望无依。

  水仙花落去后,象征冬季的最后一朵腊梅傲然开放,刹那间,片片花瓣零落而下,当最后一瓣红梅恋恋不舍地没入花海中时,帘内人猛烈一震,咳出一口鲜血,眉宇间有一朵霜花璇络而出,最后,凝成一滴晶莹翡紫的水滴,剔透的指尖轻拂而过,堪堪接住这滴坠落的水珠,纳入怀中,眨眼间这滴水花便成了一个粉嫩的婴孩。

  “主上!”牡丹撩开纱帘,跪在榻前,伸手接过了那个闭眼沉睡的女婴,望着榻上人血色尽褪的脸终是没忍住,泪落颊畔。

  “得我令,从今往后,我儿身世随我而去,凡泄露者元神俱灭!”榻上人气息微弱,语调不高却自有一番威严肃穆。

  “遵令!属下紧守主上旨意!若有半分违逆,自毁元神!”二十四芳主包括怀抱婴孩的牡丹郑重俯身拜下。

  榻上人望着一gān起誓之人眼中水光一潋,似乎有些欣慰,“如此我便放心了。都起来吧。牡丹,你过来。”她抬起手无力地挥了挥,花瓣随着她的动作纷纷洒洒。

  “主上!”牡丹抱着孩子挨近榻前。

  “把这个给她吃了。”榻上人将一粒檀珠般的丹丸递入她的手中。牡丹依言将其放入婴儿口中,用花露让孩子将珠子吞食入腹。

  榻上人孱弱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轻微得几乎难以捕捉,“此乃陨丹。服此丹者灭qíng绝爱。”

  “主上,您这是……?”牡丹闻言气息一窒。

  “无qíng则刚qiáng,无爱则洒脱。这是我能给她最好的祝福。我的孩儿不能再似我这般……”像是隐忍着巨大的痛楚,榻中人刚刚平复下的眉尖又骤然蹙起,一只苍白荏弱的手抚上心口。

  “主上!”

  榻中人缓缓舒出一口气,“不碍事。”再次睁开明目,“今日可是‘霜降’?”

  “正是。”榻尾的丁香回道。

  榻上人眼神随之迷离,似是沉入苍茫的回忆之中,静默片刻后抚了抚婴孩花瓣一般美好的脸颊,幽幽开口:“便唤‘锦觅’吧。”

  “是!属下恭贺少神锦觅临世!”二十四花主再次盈盈拜下。

  “免了。没有什么少神,我元神灭逝后亦莫要立她为花神。”她摆了摆手,腕上玉镯相碰,似廊雨击青瓷,空灵剔透,低头凄然一笑道:“作个逍遥散仙便是极好。”

  “请主上三思,我花界怎可一日无主?”殿下杏花焦急地抬起头来。

  “我心意已决,待我去后,尔等二十四人二十四节气轮番司花,更替迭换,各主四季。”榻上人气息羸弱,言语间却有不容人置喙的决断。

  听到“去”字自她口中吐出,殿中人再不忍看她,一个“是!”字答得竟有几分哽咽隐忍。

  “限锦觅居于水镜之中,万年之内不得踏出我花界半步。”适才凝神捻算,其万年之内恐遭劫难,虽是服了绝qíng丹,她终是不能放心,而水镜张有结界,若将她万年均限于此间,应是可彻底绝了那让人撕心裂肺的qíng劫。思及此,她的唇角绽出一朵清莲般的笑,一对星眸在这抹微笑中缓缓阖上……

  天元二十万八千六百一十二年霜降,花神梓芬仙逝,百花凋零。当夜,天庭中却是一派喜庆和乐,诸仙赴宴共贺水神洛霖与风神临秀缔结百年好合。

  花界为花神举丧,其后十年百花俱哀,敛蕊不开。十年间世上再无一朵花绽放,天地间颜色尽失。直到十年后,丧期结束,方才恢复争妍盛开。

  楔子(2)

  年年陌上生秋糙,日日楼中到夕阳。云渺水茫,一恍神间,四千年已过。

  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变来变去,倒也无甚新意。一gān神仙日日上天庭应个卯,处理些日常琐务,闲暇之余斗诗品酒呼朋唤友,日子过得平铺直叙,不带曲折,好生没趣。

  人人都盼着来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波澜。

  盼着盼着,果真不负众望地把天帝的爱子给盼丢了。

  天元二十一万两千六百一十二年,天帝之子凤凰浴火涅磐,梧桐枝火焚烧七七四十九日方偃,火光熄艾后,火神凤凰不知所踪,天帝震怒。

  第一章

  花开了,窗亦开了,却为何看不见你

  看得见你,听得见你,却不能够爱你

  ……

  真的有来世吗?

  那么,吾愿为一只振翅的蝶

  一滴透纸将散的墨

  一粒风化远去的沙

  ……

  我捏了捏那淡水蓝的结界,一如既往地颇是有些弹xing,比起葡萄皮还要滑溜上几分,却任凭刀裁火烤也不破,听说是先花神布下的,我估摸着这结界要是做成件衣裳倒是美观又实用得紧。

  “嗬,这不是小桃桃嘛,久违久违,许久不见可还安好?”老胡乍地从地下钻出来,杵在我面前,那效果是说不上来地好。

  我摸了摸胸口,心脏蹦了两蹦倒也颇稳妥地落回了原位。我拍了拍这小老儿亮闪闪的脑门,提醒他:“我们今日清晨方见过的。”

  老胡小眼睛一闪,满脸褶子纠结着:“桃桃这是笑话我年纪大,记xing不灵光了?”

  “嗯。”我诚实地点了点头。

  “桃桃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伤心啊,吾甚感欣慰,甚感欣慰。”小老儿摇头晃脑,“话说桃桃这是要上哪里去呀?”

  “听闻长芳主近日得了闲暇,我拟了道奏请想递与她瞧瞧。”我捏了捏袖兜里拢着的一片帛纸,“听说花界外面很是有些意趣,我想去看看。”

  “桃桃是想请长芳主放你出得这结界?”老胡一惊一乍。

  我隔着结界眺望水镜外的一片花海,盼得有一两只路过的飞虫jīng怪可替我传了奏请给长芳主,一时觉得老胡十分呱噪。

  “哎呀呀,小桃桃这是中了什么魔怔,外面哪里有意趣,危险得紧危险得紧。你我这样的果子jīng、果子仙本就稀少,没得一出去便要被吃了。”

  老胡是一根修成仙的胡萝卜,明明是菜蔬,偏偏喜好把自己当成果子,十分引以为傲。据说这世上极少有成jīng修仙的果蔬,在这遍是美花仙的花界,似我们这般的实是异数,老胡好歹还修成了仙,我修了四千年却还只是个jīng灵,连个仙都没修成,不免很是惆怅。

  水镜里除了我和老胡,还住着几个不长进的小花jīng。这水镜带着qiáng力的结界可阻挠外界之人入内,是先花神砌来佑护我们这些道行浅薄的jīng灵。不过,我却觉着很是不通,好比一扇门许拉不许推,或是许推不许拉,总有一面是可以打开的,若拉也不开,推也不开,不就成了一堵墙了。这结界如今便是这般,不但阻了外界的人也阻了我们水镜里的这些jīng灵,怪异得很。长芳主每年过来水镜巡视一次,顺带检查我们的术业时,每每看到我的仙术进展都不甚唏嘘,与我说等万年后我若修成了仙有些自保之法才可出这水镜结界。

  而我,却着实没有耐xing再等那六千年。

  “你是没有经历过啊,外面那叫可怕,话说当年我还小的时候,碰见一只两眼血红的兔子,张了血盆大口龇出两只獠牙便要咬我,若不是我挖的坑多,逃起来便当,早便成了渣了,哪里还有今天。你看看,你看看,这里还留着那兔子啃的疤呢!”

  老胡一面说一面撩袖子让我看他手腕。我探头看了看,实在辨不清那些褐色的印记,哪个是老人斑哪个是疤痕,只好作罢。总归老胡的故事里,兔子总是这世上顶顶恐怖凶猛的野shòu。

  “像你这样一个水灵灵的蜜桃,出去还不得立马一口被吃了。”老胡摸摸滚圆的肚子砸吧着嘴。

章节列表

上一篇:琉璃般若花_Fresh果果【完结+番外】 下一篇:重紫_蜀客【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