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匪_喵驰驰

《小土匪》作者:喵驰驰

微博完结@喵驰驰

公众号@驰驰响叮当

【1】

书生没想到自己那么倒霉,家道中落,他去投奔当大夫的亲戚,结果亲戚住在一个山脚底下,山头还有恶霸。

书生听了许多关于恶霸的事,比如qiáng抢民女,比如夺人钱财,连年轻力壮的男人也受恶霸欺负,要么被征召过去成为土匪一伙,要么被绑走给他们烧火做杂活。

书生一心想考取功名,他无家可归,来投奔亲戚也只想获得一段时间的安宁,能让他把书好好读完。遇上这扰民的恶霸,是他万分不情愿之事。

但问题总要解决,他为功名已经准备了太久,不可能让这恶霸打乱他的计划。

那一夜很巧,亲戚已经睡下,独留书生在大堂里点着油灯看书。

药堂的门被粗鲁踹开,隔着昏惑灯火,清秀的书生和门外那个英俊但是充满戾气的少年对上了目光。片刻之后,书生倏然展开一个笑意,chūn风化雨一样温柔。少年人的腿伤了,都是血,看起来分外狰狞。

书生没有喊叫也没有退缩,他几步上前,眼里带着不作伪的关切:“怎么伤成这样?坐下吧,我给你打个水来洗洗伤口先。”

少年眼里的凶狠被片刻的茫然取代,眼前这人长得真漂亮,更神奇的是他不怕他。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故意带着点凶相来问。

书生一脸看不懂事小孩的表情:“来这里找大夫的当然是病人,路大夫是我舅公,他年纪大已经睡下了,我先帮你看看。”

少年盯着他,眉毛提起来,粗声粗气:“你不是大夫,别给我瞎治……”

“嘘。”书生手指抵着唇,冲他眨眨眼:“说了老人家睡了,别把他吵醒。”

少年一脸莫名地噤了声,气呼呼把裤管卷起来让他帮自己处理。他脸色沉沉地盯着认真清理伤口的书生,心里怪怪地想,我要不要告诉他我是恶霸呢?

【2】

书生给少年清理了伤口。他不是大夫,但平日在药堂里看了不少,不动声色又带点笨拙地把少年伤口包扎好。

少年“嘶”了一声,当然是因为书生笨手笨脚才把他弄疼。

书生紧张地抬眼看他:“怎么了,疼?”

“屁,小伤而已。”

书生无奈摇摇头,转身去拿出两颗糖来,不由分说塞了一颗进少年的口中,另一颗留给自己。

丝丝甜味在舌尖弥漫开来,少年想说出口的粗话都被咽下去。书生眯起好看的眼睛对他笑了笑:“甜吗?”

少年皱起眉头,刚要挑剔两句,书生先抢白:“我想家的时候就会吃糖。”

少年一偏头,听他继续讲述。书生还是笑着,语气里却略带惆怅:“家没了,舅公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是来此地投奔他的。”

少年跟着沉默了片刻,而后轻嗤一声:“无聊。”

书生仿佛一点不在乎他的冒犯,好声好气蹲下来问他:“你家住哪里,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包好了我自己能走。”

书生叫住他:“慢着,这山下镇子里据说常有恶霸出没,我虽然是个书生,却也见不得有人欺负百姓。看你年纪比我还小一些,我送你回去。”

少年转回头,气呼呼又神色复杂地看他片刻,漂亮书生目光坦dàng还透着关切,少年忽然有些烦躁。恶声恶气地说:“谁要你管我?”

言毕推门就走,把书生的好意都甩在脑后。

【3】

少年回了山上,换药的事情是手底下人给做的。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换药都熟练,但低头时看到的不是清隽漂亮一张脸。他轻轻“嘶”一声,也没有人问他要不要吃糖。

少年心烦,手下问他怎么了,他让人赶紧滚。

又到了去山下扰民的好日子。

就算闭了户,这群土匪也能想出折腾人的办法。路过那路大夫的药堂门口,手下问要不要把那老头绑出来吓一吓。少年久久看着门口,挥手说算了。

“欺负老头儿有什么好玩的,没劲。”

言毕带着人打马调头。

门后路大夫瑟瑟发抖:“我要不是年纪大了,早搬出这天杀的镇子。那恶霸时不时过来,我们日子都过不安生。”

书生宁定地翻了一页书,眉眼间透出些倦怠和淡淡的厌恶:“官兵也不管么?这些人有何资格称自己是父母官。”

“你是不知道,说那恶霸很有些来头,地方官也不敢管,就怕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

书生合了书:“考试还有小半年,可不能叫他耽误了我。”

路大夫躲着躲着,还是不巧采药时被山上土匪抓了去。他们倒是不害人性命,只是把人捉了来肆意欺rǔ。

章节列表

上一篇:师尊,我真的不下蛋!_小妖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