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靠近我[重生]_筌筌生无(5)

平时不要乱动,否则会引起窒息。

楚淮瘦得厉害,被他推下台的楚境讥笑他:活该。

楚淮面无波动。

他不止一次要求医生给他用als,为此还特地给他的主治医生,甚至院长谈话,但他父亲不允许,他说像楚淮这种恶毒的人,既然没下地狱,那就该这样活着。

有一天晚上楚淮头昏脑涨,颤巍巍地摸出手机想看时间,解锁后却不小心按到一个快捷键。

楚淮一看到“林之”两字,立马想要摁掉,但那边却接了。

大半夜的,沈林之居然还没睡,声音听起来很激动:“楚淮,你总算联系我了,你在哪?你那边信号是不是被屏蔽了?”

沈林之在担心自己?

听着那边大口喘息的健康活力的声音,楚淮满足了,看吧,沈林之离不开自己了。

他又有点感伤,最近十分想见沈林之一面,自从医院手术结束,他就再也没见过沈林之了。

他不能太用力说话,不然会扯动肺部,于是轻轻地开口:“林之,你多久没和我说话了?我们见……”

“哇,哇——呜呜哇啊——”

“林之,你说话声音小点,小宝被你吵醒了。”

娇软朦胧的女音有点抱怨,刚刚醒来,还有几分自带的奶味娇嗔。

楚淮骨柴似的手指不断缩紧,紧得都快断了,他听见沈林之不太高兴地对他妻子压低声音说了句:“我出去说。”

“楚淮,你能出来吗?我们见一面。你告诉我在哪,我来见你也行。”沈林之好像有点亢奋。

楚淮肺里疼得说不出话,他抽气时气息骤然涌进狭小的管道,唯一剩下来的孱弱左肺叶都快撑炸了。

隆冬煞寒的空气像一把把钢刀,往他最柔弱的地方砍插。

他大脑空白,抖着手,嫌呼吸器碍事,一把扯下来,仰躺在病chuáng上,用自己最冷静,最柔和的语气说:“打错了,不好意思。”

“楚淮……”

“林之。我挂了。”

“你怎么了?你声音不对劲,你到底在哪?楚淮?!”

电话还没挂,楚淮把手机推远了,捂着胸膛直发抖,眼睛渗血地盯着黑屏的手机,耳中听着林之的发问,他挣扎着……红着眼,咬着牙,蜷缩着呜咽了一声,就再也不肯出声了。

他已经太卑下了。

沈林之怕楚淮那边信号又被屏蔽,他着急地说:“楚淮,我肺病好了。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楚淮?”

楚淮唔了声。

沈林之声音好像在微颤,“给我个机会,好吗?”

楚淮胸口绞痛,拼命把头凑到手机音响处,声音孱弱地回应:“……好…和,和兴医…院…”

他胸口窒息,赶紧去够掉在地上的呼吸器,但双腿石头一样拖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剧烈的吸入的冷空气让他胸腔的血液冻结,他猛地咯出一口血。

楚淮双目圆睁,固执地把手伸向呼吸器,声音细弱蚊蝇,颤抖破碎,绝望祈求:“……等等,等等我……”

或许林之想跟他谈谈他的妻子,他新生的孩子,病情康复的喜悦,他功成名就的欢愉……其实他不想听这些,他只是想见见沈林之。

他大概感受得到,自己终于快死了,所以那么急切地想要见到沈林之。

沈林之有一个完美的人生,从出生到他长大。

沈林之完美的人生中出了点偏差,遇到了自己这个瑕疵。

沈林之跟着他楚淮走偏了路,万幸,他悬崖勒马,回头见岸。

万幸,他娶妻生子,家庭和美。

万幸……楚淮终于死了,哈哈哈哈……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一个微弱不已的苍凉声音嗡嗡响起:

“林之…楚淮……死了。”

窗外风雪jiāo加,病房内悲哀孤寂。

一个半小时后,苍白的病房门被敲了三下,又敲了三下,随后被轻轻推了条缝,随即被轰然推开。

“楚淮。”

“楚淮——!!!”

第4章 哪哪都有你

楚淮在混沌中睁眼,手腕一动就是一脚猛踹在自己腰上,他疼得发抖。

yīn森bào戾之气却瞬间被激出来,他抓起不远处的一把刀,反身狠狠捅在身后那人脚杆子上,刺中骨头,血飙出来。

看人停住了攻势,马上抽出来,狠厉地插进那人肚子里——

“你他妈以为自己在打谁?”

定睛一看,四周还有好几个流氓痞子,此时都震惊得忘了动。

楚淮看他们眼熟,却完全记不得是谁。

只晓得这些个人触了霉头,都该死。

他嘴角勾着怪异yīn冷的笑,就近冲向一个人,扎他下盘,打人,动刀,流血……这些算什么……他自己压根就不算人了。

捅死几个人跟自己一起死,赚了。

章节列表

上一篇:星际第一生财工具_颜一隅 下一篇:鬼仙卿卿_拾月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