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敛君山黛_洗猫匠人

=================

书名:重生之敛君山黛

作者:洗猫匠人

文案:

我叫崔黛绾,是大萧六皇子刘珩的正妻。

大婚之夜,他没有掀我的盖头便转身走了。

但我却知道他的样貌,了解他的声音,因为这并非我第一次嫁他。

上一世,他是一个不爱我的丈夫,为了另一个女人把我杀了,夺得太子之位后甩掉了因为政治争斗被硬塞给自己的正妻。

我死的那晚下着大雨,哭得撕心裂肺,祈求老天让我忘记痛苦的经历,刘珩抱着我,也许是出于愧疚,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我的衣服被血浸染成了鲜红,刘珩解开他的腰带,与我血色的腰带系在一起,我明白他的意思,想要拒绝,却已经没了力气,既然此生不爱,又何必来世纠缠。

从小到大,总会在睡梦里回忆起前世的记忆,一旦醒来,那些情节却模糊了,我只知道,刘珩会成为太子,而我,会死在他的剑下。

我不想当什么太子妃,我只想活命!

(没有复仇nüè渣,误解会在这一世解开,前面的部分会比较nüè,不喜欢的朋友请避雷哦~谢谢各位的支持!)

****************************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nüè恋情深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黛绾,刘珩 ┃ 配角: ┃ 其它:夺嫡

==================

第1章 第一章 欣月楼

上0京的夜市好不热闹。

我和茯苓顺着角楼街一路吃和买,肚子里装着jī头穰沙糖、甘草冰雪凉水、荔枝膏。

抓了把杏gān放进嘴里,我鼓着腮帮子有些负气地看着州桥夜市最火爆的戏馆——欣月楼,说什么也要进去看看。

茯苓拦着我,怯怯地道:“可不成了公子,被发现了,燕王又要生气了。”

我把杏gān吞下去,喉头有些酸楚,冷冷笑着:“他才不会生气呢,人家根本没空管我,这会子定是在宫里跟南宫尚仪温存呢。咱们慡咱们的!”

我拉着茯苓,被京城的公子哥们簇拥着挤进了欣乐楼。

茯苓怕我吃亏,以瘦小的身躯挡在我前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性子真是太好了,就是胆子小些,每次刘珩一瞪眼,她就吓得发抖,算了,提起刘珩我就来气,好不容易跑出来,可不能再想他。

这戏楼是新开的,听说头牌的伶人很漂亮,上0京的公子间断袖之风颇盛,欣月楼请来了王京奴、左小四、安娘和丘比房,这些人长得各个如花似玉,比女人还漂亮,唱得也好听,我听得津津有味,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杏子。

“公子少吃点,吃多了肚子疼。”茯苓又在我耳边蚊子哼哼,声音几乎淹没在周围的喝彩声中。

我拿出一颗杏gān,塞到她嘴里,笑道:“你呀,闭起嘴巴竖起耳朵就好啦!”

她一边嚼着杏一边还嘟囔了一句,“会变胖。”

听了她这句我就更生气了,我哪里会长胖,每天被刘珩气也气瘦了。

忽然,舞台上窜出来四个绑着腰鼓的猛汉,各个赤着上身,身上筋0肉分明,纹满了藏青色的瑞shòu,我“唉哟”一声禁不住鼓起掌来,平时哪有这种眼福,刘珩脱0光了什么样我还没见过呢,不过就他那个文文弱弱的样子,只怕是没什么看头。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尖叫声喝彩声,丰宜奴出来了,我的天呐,我揉了揉眼睛,这真的是个男人吗?

他的眼睛是湛蓝色的,头发长长的,穿着西域人的衣服,一张俏0脸粉妆玉琢,舞姿婀娜,恍若仙人,我又也忍不住叫了几声好。

这些公子哥们跟疯了一样,往台上砸银锭子,那是生砸啊,把木头地板砸地咚咚直响,我叹了叹气,哎,这群人,太土了,这么老土怎么能得到美人芳心呢,“茯苓,把咱们的紫玉镶珠八宝臂钏拿出来。茯苓?”

“茯苓?茯苓!”

茯苓不见了,刚才只顾着鼓掌,放开了她手臂,这会子我四周挤满了活力四she的青年公子,眼珠子都快弹到丰宜奴身上了。我扫量了周围,忽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不好,”我咽了口唾沫。

只见我那一母同胞的长兄崔嵬,脱了官服,做一个普通秀士打扮,在人群中正冷冷地盯着我。

我说怎么刚才后颈就有点凉,这么一道目光she过来,我现在才发现。

我往台上使了使眼色,嘴角一提,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微笑,我只是出来放松放松,哥哥这摆明了是出来寻欢作乐的,我有什么可紧张的,我不紧张。

他盯着我不动。

完了。

我一面叫着“茯苓”,一面往戏楼外面挤,都不敢回头看。

挤得我满身是男人的臭汗,鞋子差点被踩掉,发带都松了,好不容易才挤出了戏坊,门口一个醉汉忽然扯住我前襟,凑近我,“小公子这是急着去哪啊?”醉醺醺地酒气喷了我一脸。

章节列表

上一篇:我就是这样好命(快穿)_饼非饼 下一篇:那些年一起追过的男主[穿书]_于条一